跟异男学弟阿土出柜(12/28,十六、正文完结 #793

部分16

类别:男男 作者:kof211212112 本章:部分16

    



*



十六、



*



感谢各位的支持,但先跟各位说声,抱歉。

书写文章与改编故事是不才逃避压力的一种方法,

一头热过去后,蓦然回首,故事到这也该告一段落。(毕竟阿土早不算是异男了…



说真的,两个人在一起到了某个程度,

平淡无奇却看似理所当然的两人生活,反而是学长生命中最珍贵的时刻。



此外,在情色文学区里,还是希望自己能秉持初衷尽力减少过多的情感描述,

毕竟,闪瞎大家的眼睛这种事实在不是不才书写故事的出发点。Orz…



最后,补上一些对学长来说比较特别的「最近」,



然后结束这个见好就收的故事。



故事依旧以学长为第一人称,可以的话,放宽心于故事真假,

老话一句,现实生活已经够苦闷了;

世界真真假假,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得不扮演的角色,

你只要记得,扮得最快乐、最驾驭就熟的那个角色『绝对可以是自己』,

这样就好了。





*



[警告] 这篇故事的时序并不是上次的接续,

至于为何选用这故事收尾,让我们继续看下去吧…



*



说来也哀伤,一阵子过去了,

两人依旧没有住在一起,跟阿土的相聚模式,依然是聚少离多。

自从几次疑似前列腺高潮过去后,也不晓得是不是被玩坏掉(?)了,

总觉得,阿土不在时,光是只靠自己打手枪…总有种少了什幺的感觉…

好在这阵子年底到了工作繁忙,扰人的工作多不胜数,

再多的胡思乱想也足以被满坑满谷的扰人案子淹没,

打手枪的需求与慾望,似乎也莫名其妙地降低了。



别误会,做爱还是要有。

只不过,做爱成了形式,比做爱共重要的事情似乎比以前更不足挂齿、拿来说嘴。



这一次圣诞节是连假,但我们週六晚才见面。

阿土拉着我硬是冲了一趟中部某山区的温泉之旅。

出发前,

两个人大概就是好久不见抱一抱,回住的地方,然后脱个精光拥吻、一起洗澡,

至于对话,大概是以下这样:



“长长,你都没有想我喔?”拥吻间,阿土勉为其难地抽空挤出了问句,“那你有想「小阿土」吗?”阿土光溜溜地甩着他的憨屌甩打着我的大腿跟老二。

“还小阿土勒,都快变大阿土了,”我握着那条应该有七、八分硬的憨屌,“你以前跟前女友见面都这样调情的吗?”

“没有耶,如果我不洗澡,她们才不给我碰。长长,先帮我吹一下,好久没有吹吹了。”

很想说他色慾薰心,但是其实在看到憨屌的那一刻我早就快忍不住了。

…至于「长长」,念「掌张」…,ㄟ都…是学长的简称。

看着憨屌,我总有种后庭因为畏惧而反覆收缩的感觉…

凑向了屌前,依旧是一天闷骚味与尿骚味,

但我真的越来越喜欢这味道了…这样是不是有点变态啊…



“啊,吼,学长,果然还是别人吹比较爽。”

“废话,难道你可以自己帮自己吹吗?”

“不是啦,啊,我的意思是,吼,自己打没有你吹这幺舒服。”

明明没有特别卖力玩什幺口技,但阿土就是一脸很享受的样子。

“屁啦,你是多久没打,爽成那样。”我其实早就爽到帮自己帮起来了。

“啊啊,先等等啦,不要这幺快,先洗澡。我们等等可以帮互相洗屁屁啊。”

“才不要,你等等洗好就先出去了。现在你「下麵」要先餵饱我。”

我绝对打死不会对阿土以外的人说这种冷笑话。

“不行啦,先意思意思就好,等等还要出门。”

“出门?这幺晚了你要去哪里?”



后来我才知道,这一次圣诞节连假,

阿土打算拉着我硬是冲了一趟中部某山区的温泉之旅。



“屁啦,大连假,你没订位,有钱还住不到旅馆勒。”这是我那时的反应。

“我有订啊,早就订好了,”阿土坐在床上看着我打包行李,“所以我才开家里的车来找你。”

“尛?”

“我早就订好了。以前跟前女友们出门去都我在负责的,没订位都没位子的道理我早就知道了。”

几乎没什幺朋友的我有机会出门,都是搭别人的旅程顺风车,

以前是好碰友的,现在是阿土的。



至于交通工具,是阿土家里的猪肝红老旧厢型车。

虽然破旧而且里头满是沾满尘土的工程器具,

但别小看厢型车,四轮传动爬坡就是有力。



“你们有连假?你们工人是跟人家过什幺圣诞节啦?”我望着信箱里客户该死的邮件抱怨着,“是行宪纪念日吧。”

“谁管他们什幺节,能放假就好了,爽。”阿土开开心心的握着方向盘,“都出门了(你)还要工作喔?”

“不工作你要养我吗?”

我其实有点讶异我说这种话,也许是最近婚姻平权的议题闹太很兇。

“可是我没你会赚耶,”阿土开心的傻笑,“我只能「下麵」餵饱你。”

我真的有点后悔开了那个冷笑话,阿土会一直玩这种梗玩好一阵子。

“我最近一直在加班,很累很会吃喔。”我应该只是不服输开了玩笑回去。

有的话,除了跟另一半会讲,平时还真的不会说出口。

“一次帮你补回来。”阿土得意地傻笑。



情人眼里出西施,看着自己的男人开车,妈的长的再丑都能变很帅。

我到那时才理解为什幺男人都需要一部属于自己的车,从女人的观点。



到饭店时,大概是晚上九点左右。

在房间简单整理行李后,阿土急着就是拉着我出门。

“走啦,快点快点。”

“走?不是到了吗?又要走去哪里?”我不解,真的不解。

“泡温泉啊。”

“泡温泉?你不在房里泡要去哪里泡?”

“吼?学长,当然是去露天温泉啊!”

“露天?那一开始住有露天温泉的会馆不就好了?为什幺要大老远…”

“泡温泉当然是要泡户外泉啊,而且有露天泉的会馆都很贵好不好。我算过了啦,只去那裏泡温泉再找其他地方住,便宜多了。”

也许是我太少跟团外出,所以这种事对我来说很陌生吧?

“等等,那我拿一下泳裤…”

“不用啦,泡裸汤干嘛带泳裤。”

“…”



当完了兵也过了好几年。早晚游泳,在更衣室里毫不掩饰地换泳裤也不是什幺大新闻了。

但要我跟阿土一起去泡裸汤?这小子是想逼死我吗?

…是故意的吧?他是故意的吧?

“不要。”才想到这我就有点充血了…

“蛤?为什幺?”

“…不要。”我觉得耳根子逐渐升温。

“长长,看到一堆裸体你会害羞喔?”

“不是,但是…”



不晓得是不是刚刚没解放,我真的一直朝着夸张的画面去幻想。



只有我跟阿土的露天温泉,

阿土坐在了温泉岸边任由我在温泉池子里缠食他那火热通红的憨屌。



月色优美、蒸气奔腾,腾云驾雾间,

我与阿土坐在了池子里头我上他下,互相顶撞、汗水蒸气水乳交融。



或者,我靠着岸边,阿土搂着我的腰一直冲撞我的下半身之类的淫蕩画面。



大概是诸如此类的画面闪过我的脑海里,所以我下意识地拒绝了。

阿土似乎注意到了我裤裆的不对劲,进而阴险地笑了起来。



“不是吧,长长,你起邱了耶,你该不会是以为我想跟你在温泉池子里做坏坏的事吧?”

“靠,认识你以后才知道你这幺变态,根本什幺事都想试啊…”

“吼,哪有啦,每个男人都这样好不好。”



是这样吗?



就在我深思是否要先自己尻几枪、等等起邱才不会太尴尬时,

阿土旧半推半就地把我推出了房门。



走了一段冷飕飕的山路,缴了贵得要死的门票后,我们最后还是抵达了心中默默期待的地方。

其实泡裸汤跟我想得有点不一样,虽然满脑子GAY片场景画面,

但是到了浴池边,看到五颜六色(?)、老少参差的男人,我脑海第一个浮现的竟然是《论语》里「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这等世界和平的画面……



不要问我为什幺。我只是把我想到的写出来。

有看过中央电视台直播的你们应该会懂。



也不知道该说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

不是圈内人开的大众浴池,情色意味还真的没有那幺浓厚。

台湾人真的没有什幺健身的习惯,在大众池看着这幺多人裸体,还真的没想像中的容易勃起。



除了一边一团看似圈内人「熊」之外,其实身心在月色与冷风下意外地放鬆而愉快的────直到我看到了阿土出现在我身后。



阿土一点都不避讳地晃着那条让人瞠目结舌的憨屌去淋浴区旁盥洗,

虽然他长得不怎幺样,但是遮住了脸,

其实身材跟屌都是让人很难不多看一眼的存在。



意识到了圈内人的熊友(真的是有在练的那种)不时地在阿土身上投射眼光,

心中虽然吃味,却有股说不上来的骄傲与得意…



淋浴的过程中我竟可能避免与阿土有肢体接触,而且尽力不去看他的身体。

如果各位还记得,过去我曾嘲笑过阿土的身材,

这混小子,竟然夸张地开始控制饮食练起了身材…

也许是曾是排球校队的有底子,练起来还真的一点都不会轻言放弃。

短短几个月,他的体脂肪令人羡慕地有肉眼就能观察得到的降低趋势。



随着髮型与衣着的进化(?),说实在阿土真的离「工人」的形象越来越远了,

这也许是我现在特别珍惜他每次一身臭汗下班来找我的原因吧?



总而言之,也许是阿土神经大条或本身根本不具备G达,

所以他没注意到自己全程早已被不断地上下打量。



说来惭愧,那时想到阿土的身体,小老二还真的不安分地开始充血。

匆匆忙忙灌洗完,我马上就下了池子泡澡。



下水的瞬间,那真的是,无可挑剔的爽。爽到连稍早快勃起的慾望都没有了。

也许是为了配合山区的低温,大众池的温度意外地高尚了体温许多,泡进去的瞬间甚至穰人觉得有点烫…很烫,非常烫。



硬着头皮下水后,你才会知道为什幺为什幺他们都说温泉不能泡太久。

一旁播着音乐,有播新闻的电视,感受山里才有的清脆空气,

我终于知道为何阿土会老是把泡温泉挂在嘴边。



泡的过程中,有几只优熊更划到了阿土身边跟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新闻内容。

阿土看起来很开心,而我超怕阿土被扑倒带走的……



所幸,我们比较晚到,他们可能也泡很久了,

所以约半个小时过去后,那几只优熊就结伴离去了,离去前,几只还意犹未尽地回头看了看。

少了几只优熊,我这才注意到今天露天泉的真的剩没几只猫。

以下,是我与阿土大致比较记忆犹新的对话:



“学长,(泡温泉)很爽吼?”阿土笑容敞开地划水靠向我。

“真的,干,只是好像有点太热。不过真的好舒服,会上瘾。”

“对吧!泡室内的才没有这种感觉勒。”阿土笑嘻嘻地摆动着头。

“一直笑,你是太久没泡到温泉,现在泡傻了是不是。”

“不是啦,刚刚那几个人啊,你有注意到吗?”

“那几个?你说那几个圈内人吗?”

“你怎幺知道他们是GAY?”阿土讶异地了一下。

“很明显啊。何况你览叫这幺肥,很多人可是爱的哩,”我吃醋地说着,“怎幺,他们没有约你一起打炮吗?”

“哈哈哈,你怎幺都猜得到啦?为什幺我一开始看不出来?”阿土笑得好夸张,“他们有假装自然说我懒觉很大啊,只是可能他们以为我不是GAY所以不敢乱来吧?”



我比较倾向,他们有释出讯息,只是阿土神经大条没有意识到。

但重点是,你「本来」就不是GAY啊,就这幺骄傲被认为是GAY吗……

这不太对吧…你在想什幺…



“欸欸,学长,不过你猜错了一些事。”

“猜错?”

“对啊,我有偷听到一些事情。”

“你不要那幺变态偷听别人讲话啦。”

“那不是重点啦,重点是你比我还要受欢迎啊,哈哈。”

“三小?”

“他们有几个有在偷偷聊啊,说你身材很好又有泳裤晒痕很性感,长得又帅。可是你看起来心情不好很兇、他们不敢过来搭讪,哈哈哈。”

“你是笑屁喔,这有什幺好笑的啦。”

“很有面子啊,很多人想把我男朋友耶。而且有几个说你可能是失恋,还互相怂恿来搭讪你,哈。”

“搭你的大头啦。”

随着话题,我伸手抓了一下阿土的老二,阿土的老二尽然有些微地充血。

“靠腰喔,这里大众池耶。”

“这是自然反应吼。知道你被夸奖我就觉得很爽啊,哈。”

“爽屁啦,”我伸手用手指顶了一下阿土的菊花口。

“呜!”阿土屁眼缩紧抖了一下。



结束了打闹以后,其实我早就忘了稍早在大众池脑补鹹湿的画面了。

以前我以为阿土的肤色是后天晒成的黑红色,但阿土其实是体温身高或喝酒时自然就会泛红的类型。

而且他的晒痕毕竟是因为工作在外而非刻意去晒,所以其实晒得不算好看,

欣赏了一下那个属于我的肉体以后,两个人偶尔泡泡冷池打闹一下,

偶尔再回到热池取暖,这当中还真的没什幺意外的情色发展。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我与阿土暖着身子离开了露天池,

明明应该越晚越冷的山间气温,此时真的体感一点都不冷,

简单地在路过的超商与盐酥鸡网罗了一些零嘴以后,我们便回到了旅馆。



很妙的是,体温偏高的我俩,进入房间的共同的反应都是房间里怎幺会这幺闷。

阿土二话不说地就把房间当自己家脱个精光,随后抓起了刚刚路边的战利品开始大快朵颐。



大概是…阿土日剧看到一半的时候,阿土进了浴室。

当他再次从浴室出来,一开始我还没发现什幺不对劲。



“长长,耶诞快乐。”

“喔,耶诞快乐。”我盯着萤幕继续弄着工作。

“长长,你看啦。”

“看什幺?”

“靠杯喔,你抬头啦。...耶诞快乐!”



抬头,我差点把刚刚吃的东西都喷出来。



一个有着手臂晒痕的红脸大叔,带着廉价的圣诞帽、稀疏的假鬍子,系着小领结,浑身通红、全身赤裸地在我面前,手里拿着东西遮住自己的老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欸欸,很不给面子耶,还笑!”阿土自己都笑了出来,“耶诞快乐!”

“耶诞快乐!”我笑到合不拢嘴。

阿土爬到了床上,随后硬是把我的电脑移到旁边的矮柜上。

“长长,耶诞快乐。”阿土靠近的鼻息因为喝了点酒而微醺的醉人。

“圣诞老抠抠,耶诞快乐。”阿土燥热的鼻息让人神魂颠倒。

“等等,你也要戴。”

阿土在床头放上了润滑液,手中拿的是我之前为了参加婚礼买的领结。

“靠邀,你刚刚用我的领结遮住你的老二喔,”我根本笑傻了,“这样以后我哪敢戴啦。”

“吼,装成这样我牺牲已经很大了,借一下领结遮会死喔。”

阿土扭捏地退去了我身上那饭店的浴袍,然后帮我繫上了领结(钮扣项圈)。

“你戴着这个看起来真的很帅。”阿土像小狗一样认真地看着我。

我摘掉了阿土的假鬍子,他因为烂道具的橡皮绳卡到脸唉呦了一下。

“怎样,没死吧,圣诞老工工?”我慾火有些上涨地躺着仰视他。

“现在没死,但等等你要让我爽死。今天晚上我是你的礼物,你要负责,知道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真的不晓得这家伙哪来这幺多烂噱头跟鬼点子。



“你跟你前女友假日都玩这个喔?”

“吼,不要动不动就提前女友,她们很扫兴。”

“好好,”我憋笑,“那圣诞老人,我可以拆礼物了吗?”

“好喔,呵呵。”

望着这个满脑子鬼把戏的红大叔,我真的很想在他身上咬上几口。



我交换了与阿土的位置,改成我上他下,

然后一直吻着那满是生啤酒气味的双唇,

而阿土则是反射地伸手触碰我的乳头,触电的快感瞬间沖到了我的脑海里。



燥热的体温燃起了我的主动,我掰开了阿土的双脚佔据了他体下的那个缺,

双脣交接间,不断地用着手掌在他身上游移。



阿土跟我不同,在阿土身上很难找到像我胸部一样的敏感部位让我挫折了好一阵子。

但阿土有着一处我所没有的天赋,他是一个得到上帝眷顾的男孩。



我习惯用着双唇与舌头向下亲舔,有点鬍渣的下巴、突起的喉结、

深邃的锁骨、扁平的乳尖、腹部不可思议开始分家的山丘、乾净的肚脐、

洗乾净没有骚味的直阴毛,然后是重头戏。



我含着那比躯体燥热的老二,阿土果不其然地拱起了腰呻吟了一声。

与其说是我的口技有刻意练过,不如说是阿土的性器官特别的敏感,

不只是阴茎与龟头,就连舔上那硕大的蛋袋时,阿土都必须刻意压抑颤抖而娇喘。

我不知道是否(前)异男很享受自己的宝贝被把玩或舔食的感觉,至少阿土是这样。

但才简单的尝没多久,阿土便将他稍早放到床头的润滑液递给了我。

我用着苦笑的神情看着他,他则是勋着红脸仰头一脸等着被服务的放鬆样。



这小子还真懂得享受啊?



我的手掌游移到了阿土的大腿两侧,随后施力拱起了阿土的双腿,

阿土也知道我想做什幺,所以配合的露出了自己的雏菊毫不掩饰。



我用着舌头滑过了那满是沐浴乳香气的后门,舌头沾上了婴儿般软嫩的肌肤欲点又止。



“啊!长长,这样,啊,好养,啊,好怪。”阿土扭着腰,双手微微使力抓着床单。



虽然很难释怀,但自从那次手指玩弄过阿土过后,其实后来我们试了几次。

阿土是个性欲很强的人,或者说,很敢玩性的人…他在网路上做过的功课,肯定比我做过的还要多。



我努力地吸允着那不时因为刺激而收缩的软肉,

舌头尽可能地在洞口内外徘迴穿梭,但这样其实久了会很累,毕竟舌头能伸出体外的部分无法很长。

我反覆地舔着那早就开发过的花蕊,感受着手掌中这股肉块颤抖的雀跃。

做足了前戏,接过了阿土递给我的枕头后,阿土自己撑开了双腿一览无疑地瘫在我面前。



“靠,早知道不要让你试,一试成主顾。”我伸手在他的身上揉捏。

“不要这样啦,好嘛,等等我也会帮你,你先帮我啦。”阿土闭着眼笑着。



我挤了点润滑液,然后配合着食指在洞口简单涂抹后,

慢慢地用着食指蹭入了阿土的菊花里。

由于事前清洗与早就有了心理準备,再加上我的温柔,

阿土早就习惯异物逐渐在体扩张的感觉了。

看着阿土加重呼吸却没有抗拒的模样,我知道中指也可以进入了。

轻鬆地加入了中指以后,我一如往常地转着手腕、用着两指在阿土的体内探索。



“嗯…”



伴随那声轻轻的惊叹,我知道我找到位置了。

是了。以前说过,除非你累积了很多的经验,不然要找到G点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但阿土不一样,这个色慾薰心的男孩,有着天赋异稟、让我忌妒的敏感器官。

指头简单地勾着那个应该是突起的小山丘后,阿土就会晕船找东西扶似的摇摆身躯。



“啊,长长…快一点…”阿土闭着眼一脸欲求不满的模样。

“还叫长长,现在要叫学长。”我故意命令着。

“好,学长,啊,学长、”

我缓缓增加指头滑过肉壁的速度,却又怕一个不小心碰痛了阿土。

阿土的肉体虽然很明显地雀跃摆动着,但还不到什幺夸张的颤抖淫叫。



“好了啦,学长,可以了…”阿土一脸还要更多地闭眼傻笑,“这样可以了啦。”



这就是我说这小子天赋异稟、受上帝眷顾的原因。

明明没有多少次的经验,却可以立马驾驭就轻地找到众零号可望的境界。

我不知道这跟他从小就喜欢运动有没有关係,我一辈子都不想知道。



伸出了手指在身上擦拭后,我挤了点润滑液涂抹胀得难受的老二,

再次挤了点润滑在阿土的肉壁上后,

那时应该快过12点了吧?你没看错,我要享用我的圣诞节大餐跟礼物了。



乔了一下阿土洞口的位置后,我用着龟头挤进了那稍早才两指扩充的括约肌,

阿土一脸难受却又如愿以偿地抖着下半身,任由我的龟头缓慢地挤进他的体内。



“痛吗?”我一面观察进度一面看着阿土的神情变化。

阿土眉头深锁,但是频频摇头。



再往前挤了一下,这次龟头总算挤进了那个窄窄的关口,

被包覆的满足感充满了我整个下半身,

我的视线在阿土五味杂陈的神情与自己的老二间来回移动,

还记得我第一次将老二插进那想都没想过的后门时,我兴奋到差点就直接缴械了。



那次的性爱体感跟本暴錶,别说动了,我的老二光是留在他体内就已经是煎熬了,

动没几下就濒临界线,阿土还很得意地说自己有当零号的天赋,但根本不是那样好吗?



视线回到了眼前圣诞帽早就不知道掉到哪的圣诞老公公,

阿土浑身汗珠地伸手架着自己的双腿打开,如此唯美的画面要我看一辈子都不会腻。

我挺进了凶器停留片刻让阿土适应,

也许是我不够粗,所以阴茎的根部不时可以感受到阿土括约肌收缩的挤压感。

称着阿土的大腿,我开始抽动起有些痠软的腰,配合着摆动,

我就这样习以为常地开始干起了这个被开发的前异男。

才干没几下,阿土便开始受不了的哀号了起来。

“啊,学长,等、这样,太快…”阿土有些求饶的眉头紧缩。



你可能会觉得很奇怪,为什幺会有零号要一号不要太快?

我以前也是,我以前也以为他是因为会痛才这样说,

直到默契久了以后,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总之照做就是了。



我放慢了干阿土的速度,但每一下都要深,

虽然无法很深刻地感受到那位置,就要尽可能每一下都要刻意滑过记忆里的那个位置。



“啊,这样,感觉、会尿出来,”阿土加重呼吸乱叫着。

“你小声一点。”虽然包覆的满足感充斥脑海,我仍不忘维持理智。



阿土的身体很诚实,每当你确定勾到重要部位了以后,阿土的身体就会微微触电般地抖一下、抖一下,很难察觉,但是久了自然能抓到诀窍。



有人分享屌到了一定的粗度或大小了以后,想让零号升天就只能靠技巧了,

至于什幺技巧,我也还在学,毕竟眼前这个无师自通的肉体没什幺机会与必要让我磨练。



随着我老二的每一下深勾拉扯,阿土就会又难受又爽地喘息紧抓着我,

而我要做的,不是一直加速,也不是高频率地一直抽差,

而是有点像玩游戏那样,要给阿土那道「瞬间」拉长的延续感。

有点像是打手枪要累积高潮一样,我只要以一定的节奏「瞬间插进去」、「拉出来」、「瞬间插进去」、「拉出来」,

阿土似乎就能淫蕩地自己累积那股升天的感受,



“啊,学长,这样、尿、想尿、”明明没有笑意,但阿土眉头深锁地看似想要更多。



大概是诸如此类的话语出现时,我就要开始加速我抽差的节拍了。



“啊、好胀、啊、啊,学长、这样、会、好爽、啊、这样、好怪喔,”



傻孩子,你不就是要爽才让我干你的吗?



也许是这家伙也很久没打手枪了,阿土的腹肌上已经被龟头点满了些许的前列腺液了。



“啊、学长、这样会、尿、尿、我要射了、我要射了!”



呃,我真的不知道原理是什幺,我甚至因为无法理解原因而曾经一度很沮丧。

总之,阿土被我干射了,无手的那种。我真的从想过是否用假屌也能达到一定的效果。

脑海里更是每次都会浮现很多网友分享,说自己去做前列腺检查被医师指插到高潮的经验。

我以前不喜欢别人碰我的身体,所以一但有人碰我胸部或大腿我就会很敏感。

可能…过去越是矜持越异男的人,那几个部位放开来了就越是敏感吧?



配合着阿土龟头挤出精液后,我必须加速那个插入的瞬间,似乎才能让阿土射得更爽快,而且阿土曾制止我在他射时帮他打,他说不打就射的感觉更妙。



我努力地像是捣药般干着阿土,而阿土则是继续哀号地任由自己被干射。

那又有点不像射,而像是,我硬挤出了他的精液,而他抖动的屌还在抗拒。



“啊、学长、啊、很难、受、啊、很尿、想尿、”



客观们,接下来阿土一样会这样哀号一小阵子,虽然不是每次都能办到,但有一次因为太爽急着让自己射,所以意外地发现原来某些事是真的办得到的。

这也是阿土今晚故意多喝了点啤酒跟水的原因吧?



“啊、学长、好难受、胀、想尿、啊、胀、啊、射、想射、啊、”



只要我状况好忍着射,继续苦撑到阿土开始语无伦次了以后,

阿土就会开始肌肉紧绷,然后加速嚎叫。



“啊、射、要射、射、射、射!”



这个时候,我也累了,真的,我真的干不久,已经想射了,但总算抵达了。

抬起了阿土的腿,拱起了腰,放纵地抛弃所有念头全心全意地用力抽干阿土就对了。

阿土会僵着身体颤抖,然后再一次射精,射精、射精,

但那射精会很怪,一开始是精液没错,但多干几下后,阿土的精液量会变稀但不减,你说那是潮吹吗?我没潮吹过真的不知道。

阿土身体好像帮补、龟头向是拴不住开馆的导管,而我的老二就是压闸,

这个状态下继续配合着频率干着阿土,阿土的龟头就会频率地挤一点回馈给你。



“啊!哈啊!啊!哈啊!啊!哈啊!”阿土像是不间断地射精般一直嚎叫。



好吧,人家说前列腺高潮会很像一直在射精一样,大概是那样吧。

而我就是那免费的自慰棒,一直干阿土干到他被我榨乾就对了。



听着阿土那发情又醉人的声音,我彻彻底底地缴械在了阿土的肉壁内。

还记得第一次快射时想拔出来,阿土有样学样地故意不让我拔出来。

若不是我射精时不喜欢摆动,总觉得如果我继续干下去,阿土就会继续高潮。



完事后,我放纵着体重压在了阿土的身上,早已无顾阿土的胸口满是稍早的精液与尿液,混搭的气味迴荡在我俩的胸膛与空气间,

味道有点小骚,而且有些甚至流到了床单与稍早的浴袍上。



我的老二还留在阿土身上,但我已经迫不及待地继续与他缠吻了。



“…喝…喝…学长…好爽喔…”阿土虚脱地喘息着。

“吼、吼、好累吼,”我如实地说着。

“…学长…圣诞快乐…”



阿土收起了稍早后仰的笑脸,一脸泛着红晕地看着我。

看着那张泛红的脸蛋,我再一次地怦然心动。



“圣诞快乐,OO。谢谢你。”

“屁啦,等等我会让你收回这句谢谢,然后求我赶快结束。”



看着那张不服输的稚气神情,我知道今晚我有得受了。



*



本文,完。



*







至于彩蛋什幺的,不定期更新吧。@@大家辛苦熬过来了,给自己一个掌声吧!


如果您喜欢,请把《跟异男学弟阿土出柜(12/28,十六、正文完结 #793》,方便以后阅读跟异男学弟阿土出柜(12/28,十六、正文完结 #793部分16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跟异男学弟阿土出柜(12/28,十六、正文完结 #793部分16并对跟异男学弟阿土出柜(12/28,十六、正文完结 #793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