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亚洲女性酷刑史

第5部分

类别:其他 作者:杨驿行 本章:第5部分

    “喜欢好。接着舔!”

    “后边,她后边没人了。起立!当兵的,轮到你了,轮到你去操你们长官的屄!”

    “这次能不再醒过来就好了……”在第五回还是第六回的昏迷前虹想。她嘴里含着那个男人生殖器官的残余部分,她觉得它似乎正在渐渐地变凉:“只是……不会有那样的好运气吧……”

    虹下一次听到的声音是:“女人,起来,爬起来!”

    仍然是野蛮粗暴的命令,仍然带着皮带的呼啸和皮肉的剧烈疼痛。她甚至还偷偷地叹了一口气:她还活着,还活在这些男人的手里。只是,好象发生了点什么,事情有点不一样了。

    虹已经习惯于从疼痛中感受自己的身体,她觉得自己的肩膀以下是完全的空虚,不过,似乎已经没有反扭和悬吊的剧痛了。下边的脚趾头也没有那么沉重的压力了。终于挨到了晚上,他们把她放下来了吗?

    虹微微地张开眼睛,她看到的是延伸到视线外边去的地板,和一只穿着野战靴的大脚。虹看着这只脚抬起到半空中,又沉重地砸落下来,鞋跟跺在她的脸颊上。她满眼都是金色的星星。

    “起来!”

    那么我是躺在地下了。虹冷静地想,我没办法爬起来的,我的手铐在背后。虹不肯定自己是否能够发出声音说清楚这句话,接着她就感觉到了第二脚,这回是在她的大肚子上。虹蜷缩起自己的两条腿,在地下打起滚来。

    肚子可能已经炸开了,要就是着火了,虹的天和地在混乱地旋转,很长时间以后,她才弄清楚自己正在做着的事情,她跪着,趴着,正在拼命地用额头撞着地板。太疼了,这样也许可以让疼痛分散开,给头上也匀出一点去。女人往地板上使劲地挤压着自己的肚子,停下呀,哎,乖乖,别疼了,求求你,别再疼了……她在挣扎中居然翻过了身子,匍匐着跪伏起来了。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也许,是有人拽过她吧。

    “长官……要……给她披件衣服吗?”

    几秒钟的停顿。“不。”一个冷淡的声音说。

    “让她看着我。”

    一直被反铐双手的虹赤裸裸地跪坐在地下,她的背靠着木台的边缘,那个锯断的大树桩子,上面残存的树皮感觉很粗糙。老虎在台板上找到了一根竖立着的钉子,他把她的一长缕头发绕到上边,女人才能维持着这样挺直上身,仰起脸来的样子,不会趴回到地上去。虹觉得全身冰凉,肚子里还在一阵一阵地抽动着,每一次都牵扯上她的整个身体。但是她的视线渐渐地清楚起来。

    屋子里很安静。K垂手站在边上,一声不吭。还有在自己身后的该是老虎。其他人都被他们弄出去了吧。她看着他。

    她是从照片上认识他的。他是一个五十上下的白种男人,瘦,高,长着钩样的鼻子和总是紧闭的薄嘴唇。现在他只穿着没有身份标志的白色衬衫,而在虹过去看到过的照片上,他穿着军装,佩着勋表和英国陆军准将的肩章。他是宗主国在这片领地上职衔最高的军事领袖,民阵武装的终极对手,在过去的两年里,虹几乎每一天都在猜测他的想法,想象着自己正站在他的指挥室里,可能会采取什么样的举动。盯着他的铁灰色的眼睛,虹现在想,对面站着的这个男人,他一定也是同样地度过这两年的。

    “看着我。你们为什么要杀爱丽莎?”男人问。

    他肯定也看过她的照片,虹不知道那会是哪一张,最有可能会是自己在圣女校读书的时候拍的那些。虹嘲讽地想,现在他终于有机会亲眼目睹到这个狡诈、残暴的女土匪头目了,而且还是活的,光着身子的。虹现在只是希望前边他们弄醒自己的时候用水浇过她的脸,或者是,自己一直不停地流淌着的汗水已经把脸冲洗得干净些了,否则她的整张脸大概都是浸透在血水里的。她真想不出那会是个什么样子。胸脯上应该全都是绽裂开的伤口了,还有那个笨拙的肚子……女人的本能使虹短促地瞥向自己的身体,可是不行,她的头被头发牵扯着朝上,往下边什么也看不见。

    还有更多的头发披散在脸上和肩膀上,她往左,往右地晃,让她们从眼睛和嘴角前边移开一些。虹舔着僵硬的嘴唇,勉强抿出点口水来,强咽下去。她很疲倦,很疼,只能很轻地说话。她说:“五月三号那天有很多名字……太多,我记不全了。”

    “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又一个停顿。

    他最后开口说:“明天把她送到芒市去。送到辛格上尉那里去。”

    ——完——

    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中南亚洲女性酷刑史》,方便以后阅读中南亚洲女性酷刑史第5部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中南亚洲女性酷刑史第5部分并对中南亚洲女性酷刑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