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魔战警·鬼冢传

部分172

类别:男男 作者:kurama77 本章:部分172

    【终章04】西绪弗斯



  当日常的高强度健身训练结束之后,已经沦为俘虏的驱魔战警大队长鬼冢坐在蝴蝶扩胸机上粗重的喘息着,手臂上的一条条青筋与血管都爆凸出来,清晰可见,彰显着一块块充血暴胀的发达肌肉,然而这健壮的双臂此刻却连抬起都异常困难,双腕上的钢质锁扣刚刚与蝴蝶机把手上的钢锁分离,便无力的垂在身体两侧——闇淫魔守卫总是能控制着训练的强度,在时间内榨乾鬼冢的最后一丝气力。

  同时,被榨乾的不仅是鬼冢的体能,还有精液。两个圆形吸盘紧紧吸附在阴囊表面,通过中心刺入两颗高尔夫球般硕大睾丸的细小探针,将鬼冢那充满能量的浓稠精液,源源不断的由连接着吸盘的透明管线,输送到旁边的收集器中。所以虽然由于闇淫晶石与射精管的完全融合而导致鬼冢无法再射出精液,但阴囊却并不肿胀,甚至略显乾瘪。

  而与鬼冢浑身那一块块被汗水与乳汁浸透却酸胀无力的古铜色精实肌肉相比,只有胯下那根三十公分的巨屌精神饱满的持续挺立着,永远处于完全硬勃流汁的状态,一组至少小了两号的三环式带刺屌环紧紧扣在巨屌的根部,深深嵌入其中,并由刺入肌肤的超细小尖刺不停的缓缓注射着催淫液,使得茎干上的每一条青筋与血管都暴胀得比手指还粗,硕大饱满的龟头更是鼓胀的如同随时会爆开一般,由于那根粗长的大颗粒震动屌棒直入膀胱,佔据着尿道,大量黏稠的透明淫液只能从马眼的缝隙不断溢出,却仍在地上沉积了一大滩的淫液……

  

  当刺入睪丸直接抽取精液的吸盘探针被取下的时候,鬼冢知道自己的巨屌今晚又要被"享用"了,距离上次似乎已经隔了有段时间,鬼冢也不能确定,这种日复一日几乎一成不变的性奴生活,已然淡漠了时间的概念;而鬼冢确定的是,自己竟然在期待着这样的夜晚,因为胯下那根永远无法射精的巨屌,似乎只有在被"享用"的时候,才能感受到真实的存在感吧……

  相对的,后穴却是越来越敏感,昔日千辛万苦进行过的前列腺忍耐度强化训练,成果显然已蕩然无存。

  平时寄生其中的史莱姆,不仅充满了后穴的每一丝空间,撑开了括约肌的每一道折皱,刺激着肠壁每一寸敏感的嫩肉,更是一刻不停的挤压玩弄着鬼冢发达的前列腺,让鬼冢爽到不停的呻吟低吼,时不时便会无法抑制的达到高潮,喷出更多的淫液给史莱姆提供养分;

  现在被闇淫魔丑陋却粗长的阳具兇猛的抽插,更让鬼冢高潮连连……

  而鬼冢那根傲人的巨屌,除了在抽插时被玩虐以加剧后穴的收缩之外,似乎就毫无用处了,所以鬼冢更加期待这个夜晚的降临……

  

  就这样,鬼冢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无法射精的高潮,前列腺持续不断受到刺激,睪丸还被闇淫魔反复的抓捏揉弄,不停酝酿着充满能量的精液。

  当被抽籤选中的十三个闇淫魔轮姦的每日"例行工作"结束之后,鬼冢那两颗高尔夫球般的睪丸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风采,将阴囊撑得毫无褶皱,然而再多的精液储备也无法改变鬼冢性奴的处境……

  

  爱德华出现的时候,鬼冢已经清洗过身体,正在用之前收集的淫液涂抹身体。

  [鬼冢大队长已经等不及了吗?]爱德华看着鬼冢陶醉般的将在古铜色肌肤上奔流的黏稠淫液涂抹开来。

  [是啊!我等不及将这根大屌捅进拉斯特口中了!]鬼冢将口中的淫液吞入喉底,痞痞的坏笑着,又用手指随意的将满是淫液的头髮向上捋顺,[弄好了,走吧!]

  

  满身油光的鬼冢挺着巨屌跟随爱德华在古堡昏暗的走廊里穿行着,一道道拱柱上的烛台燃着蜡烛,只能隐约看到高高的廊顶,大理石地面上的影子被烛光反复拉长又缩短。

  不同于第一次来的时候,如今这条路鬼冢已经熟悉到闭着眼睛也不会迷路,随着走廊尽头那两扇宽大对开的门被推开,鬼冢心中的恐惧也被兴奋压倒,胯下的巨屌更一勃一勃的跳动着拍打在腹肌上,在腹肌与龟头间粘连着黏稠透明的淫靡丝线。

  这是间厨房,非常宽敞,但并没有过多的装饰,石砌的墻壁上间隔一段距离便有烛台,与整块大理石打造而成的準备餐檯上的烛光遥相呼应。

  厨房另一端是一个火炉,里面的炭火透着幽深的红光,旁边不远处有一个小餐桌与配套的餐椅,椅子上却是空无一人。

  

  [拉斯特呢?!]鬼冢诧异的问着,以往拉斯特都会坐在那个椅子里欣赏自己被玩虐的画面。

  [準备工作还未完成,拉斯特大人不会这幺早过来的。]爱德华又指着备餐檯上的一个托盘说道,[这里有今天特别準备的小礼物。]

  [真是每次都要你这幺费心!]鬼冢痞痞的说着,走到备餐檯旁,原来那个托盘里装着九个跳蛋,以及控制器。

  [请鬼冢大队长随意取用。]爱德华站在备餐檯的另一端,看着鬼冢。

  就是爱德华这种语气与称谓让鬼冢倍感屈辱,一再的提醒着自己曾经是驱魔战警的大队长,让众多闇淫魔闻风丧胆,如今却沦为闇淫魔的性奴,身体更由于闇淫晶石的改造,将这样被永远肆意的玩虐,没有尽头……

  

  [哼!]鬼冢一跃跳上备餐檯,跪坐在檯面上,迎合着爱德华的视线,随手拿起一颗跳蛋举在唇边,伸出性感的长舌舔舐起来,随后将沾满唾液的跳蛋抵在微微开启的后穴口,随着括约肌的一张一合,用力塞了进去,在肠液的润滑下发出[噗!]的一声,而上面的口中也忍不住一声呻吟,[啊!……]

  随后鬼冢又一连塞进去了四颗,然后将所有跳蛋的震动功能都开启,从托盘中剩余的那四颗跳蛋的状况,就能知道此刻鬼冢后穴中那五颗跳蛋是在多幺剧烈的震动与相互碰撞!连身前挺立的巨屌都跟着不住的跳动。

  爱德华以为鬼冢会就此停住,但鬼冢接下来却出人意料的继续抓起一颗跳蛋,抵在溢流着黏稠透明肠液的后穴口,用力向里面塞去,并让跳蛋卡在一半的位置。

  [呃啊!呃!]鬼冢低沉的呻吟着,括约肌被跳蛋最粗的部位直接震动刺激,让鬼冢爽得几乎脚软。随后鬼冢就这样一只手维持着跳蛋的位置,另一只手又抓起另一颗跳蛋伸向后穴,将前面那颗跳蛋顶进去的同时,再次卡在一半的位置。

  就这样,鬼冢将九个跳蛋全部塞进了后穴,才跳下备餐檯,落地的瞬间加剧了后穴中跳蛋的震动,让鬼冢爽到险些站不稳,身前挺立的那根极度火热硬胀的三十公分巨屌也不断颤动着狂流淫液。

  

  [嗯,积累了不少,]爱德华将手伸向鬼冢的胯下,用力的揉捏着那浑圆饱满的大囊袋,感受着里面满满酝酿好的精液,[但按照拉斯特大人的要求,恐怕体积还远远不够。你说应该怎幺办呢,鬼冢大队长?]

  [呃!我不知道……]鬼冢低头说着,不敢直视爱德华的眼睛。

  [那今晚的安排只得取消了,]爱德华抽回手,用手帕擦拭着粘在手掌上的淫液,[请回吧,鬼冢大队长。]

  [不要!]鬼冢大声喊道,[我,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哦?那便请讲吧,鬼冢大队长。]爱德华将手帕放回口袋。

  [请,请击打这两颗大卵蛋,很快就能变大了!]说着,鬼冢将双手背到身后,双腿大大的叉开,将饱满鼓胀的阴囊毫无遮挡的完全暴露在爱德华面前。

  

  [嘭!]随着爱德华抬脚猛踢过来,脚上的黑漆皮靴与鬼冢那两颗高尔夫球般大睪丸剧烈的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闷响。

  [呃!]鬼冢也发出一声闷哼,爱德华的力气竟然那幺大,绝对异于常人,再加上睪丸很久没有受到击打,所以这一击让鬼冢两腿一软,险些跪倒,忙用双手撑住膝盖,咬牙挺住才勉强站稳;但伴随着这股阵痛,却有一种酸酸胀胀的舒爽感从睪丸传来。鬼冢随后重新摆好姿势,挑衅般的坏笑着,[你这样轻轻的打,什幺时候才会变大啊!]

  [放心吧,刚刚只是试试距离,连30%的力道都不够。]说着,爱德华稍稍向后撤了半步,紧接着又是一脚猛踢过来,完全命中目标,[嘭!]

  [呃!!]虽然这一击比第一击的力道大了很多,但鬼冢已然完全做好了準备,所以身体却仅仅是稍加晃动,[还是太轻啦,简直不痛不痒!]

  [哼!还只是近半的力道罢了。]话音未落,爱德华猛力抡起腿脚,朝向鬼冢的睪丸狠狠踢去,[嘭!!]

  [呃啊!!]鬼冢直感觉这一击比之前两击加起来还要重很多,两颗大睪丸如同要爆开一般,一阵剧痛瞬间扩散到全身。然而不等鬼冢喘息,下一击已经又踢了过来。

  

  就这样,爱德华反复而密集的狠狠踢击着鬼冢那两颗鼓胀的大睪丸,力道更如同没有上限般的不断加大。

  [呃!呃啊!!呃……]鬼冢痛苦的呻吟声也在逐渐增大,伴随着皮靴与睪丸碰撞发出的闷响,在空旷的厨房内迴蕩着。

  渐渐地,鬼冢直感觉每一击都如同要把睪丸打爆一般,浑身每一块古铜色的精实肌肉都在反复收缩绷硬,却完全无助于缓解胯下传来的剧痛,尤其是肌肉一束束鼓起的粗壮双腿,几乎已经无法维持站姿,鬼冢只得用一只手勉强撑住膝盖,继续承受这非人的虐打;但相对的,那种酸胀舒服的满足感却在成倍的增加,再加上后穴中的跳蛋也因击打而产生更强烈的震动,所以鬼冢的巨屌不仅没有变软分毫,整根胀的紫红,表面布满了比手指还粗的青筋与血管,更越来越硬、越来越烫!

  

  [要,要爆了!呃啊啊啊啊啊!!!!]鬼冢突然凄厉的长吼起来,面容扭曲,全身的精实肌肉都十分出力的绷紧胀硬,双手举在身体两侧紧紧握拳,两颗饱受摧残的大睪丸拼命向巨屌根部收缩,却被超小号的屌环阻住去路,沾满淫液的三十公分巨屌直直的耸立着、剧烈的抽动起来,马眼大大的张开,却射不出一滴精液,只是狂流着黏稠的透明淫液!

  而爱德华并未因鬼冢的高潮而停止,反而更加用力的猛踢那两颗在阴囊内收缩不已的大睪丸,残忍的延长着这次完虐的高潮!

  [呃啊啊啊啊!!!踢吧!踢爆吧!!]鬼冢痛到表情僵硬扭曲,大声的仰头嘶吼,三十公分的巨屌却更剧烈的抽动着,黏稠的透明淫液决堤般的从顶端大张的马眼狂流而出,更在睪丸受到踢击的同时而加速再涌出一大股,溅甩的到处都是。

  

  当鬼冢的这次高潮结束之后,爱德华又狠狠踢了十多下才终于停了下来,走上前去再次揉捏着那手掌已无法完全握住的大睪丸,[嗯,的确有变大一点,但还是不够呢。]

  [呃啊!]鬼冢抬头看着爱德华,虽然一脸痛苦,仍痞痞的舔着嘴角,[你一直这样轻轻的给我的大卵蛋挠痒痒,当然不够大啦!]

  爱德华不理鬼冢的挑衅,拿出一个约七公分高的钢质阴囊环,环壁厚约五公分,内孔径却几乎不足两公分,看起来非常沉重,[想要吗?请自己把阴囊拉长吧,鬼冢大队长。]

  [呃!]鬼冢用双手握上鼓胀的阴囊,将两颗肿痛异常的大睪丸用力向下拉扯着,随后分开成两个半圆弧的锁环被爱德华套过那变长变薄的阴囊,严丝合缝的拼合在一起,将两颗睪丸远远的拉离了巨屌根部,并将阴囊肌肤抻拉成薄薄的一层。

  

  [跪卧挺腹预备!]

  听到爱德华的指令,鬼冢即刻双膝分开跪在地上、上身躺平、双手下伸抓紧脚踝。"跪卧挺腹"不仅是鬼冢过去训练中的一大项目,更是变成性奴之后傲人腹肌被玩虐的主要姿势。

  [听我口令,一!]

  鬼冢马上出力挺起胸腹,这个姿势不仅让鬼冢那十块花岗岩般的腹肌极度出力撑硬,在肌砖之间龟裂出深深的沟痕,还有因上身压得够低、抓紧脚踝而出力鼓起浑圆的二头肌,和以手肘撑地而一条条肌束暴涨的臂三头肌、肩三角肌都十分有看头;同样迷人的还有那两片精实的胸肌,低脂薄皮、结实充满光泽、晒成古铜色的胸大肌束在跪卧挺腹的动作下被拉紧挺出,两颗被玩弄到时刻充血硬胀的硃红色乳头抢眼的挺立在胸肌曲线的下方外侧,更不用说那根直直刺向半空中的三十公分巨屌。

  然而这一切都不是此刻的主角,爱德华的目标完全集中在鬼冢双腿间那完全暴露出来的肿胀阴囊上。

  

  忽然,伴随着[嘭!]的一声闷响,鬼冢凄厉的哀嚎起来,[呃啊啊啊!!!]

  原来,爱德华手持着一根金属球棍重重打在了鬼冢那毫无遮掩的睪丸上。

  然而即使再痛,鬼冢也不能动,他还得继续挺着,将睪丸完全暴露出来,直到爱德华下达口令[二!]的时候,才稍加回复放鬆。

  [听我口令,喊"开始"的时候跪卧挺腹连续动作一百次,开始!]

  

  [一!呃啊!!二!呃啊啊!三!呃啊啊!!……]

  每次鬼冢因操演跪卧挺腹而向上顶刺,将被阴囊环撑出的睪丸完全暴露出来的时候,爱德华都会抡起金属球棍狠狠的击打下去,力道更是丝毫不减的持续增加;到了后来,金属球棍顶端甚至几乎都要与钢质阴囊环碰撞在一起了!

  

  [七十三!呃啊啊啊!!七十四!呃啊啊啊啊啊!七十五!呃啊啊啊啊!!……]

  鬼冢全身赤裸,仅有几个时刻提醒他性奴身份的锁扣与颈圈,汗如雨下的艰难做着跪卧挺腹的动作,最为脆弱的睪丸却被球棍一下又一下无情的狠击;每一下,睪丸都传来如同被打爆般的剧痛,而鬼冢也都希望睪丸能就这样爆裂,至少暂时就不必再承受这样的痛楚……

  然而鬼冢这两颗经过数次强化训练的睪丸,不仅强度已大的惊人,很难被打爆,遭受虐打的同时,还会产生极大的快感,加速製造精液……

  

  [一百!呃啊啊啊!!!请不要停,继续打到我高潮为止……]

  鬼冢那根三十公分的巨屌不知羞耻的颤动着,似乎已经快要高潮了。

  

  [哼!那便如你所愿吧,鬼冢大队长。]说着,爱德华又挥起了球棍……

  

  [一百五十六!呃啊啊啊啊啊!!!]随着鬼冢爆出一阵骤然高亢的嘶吼,十块花岗岩般的腹肌绷硬到极致,后穴括约肌急遽的收缩着,两颗高尔夫球般的睪丸在被拉长的阴囊内不住的收缩颤动,三十公分的巨屌在极限之外又胀粗了几分,顶端的马眼开到最大,急遽的抽动起来!

  大股大股黏稠的透明淫液汹涌而出,随着巨屌不受控制的乱摇向四周狂甩,溅落的到处都是,将那十块花岗岩般的傲人腹肌浸润的反光发亮,看起来更加立体硕大,也更加坚实诱人!

  

  [嘭!嘭!嘭!!……]

  如同上次一样,爱德华继续更大力的击打着鬼冢那两颗无处可躲的睪丸,将这场痛苦的高潮无情的延长。

  

  当爱德华终于停下来之后,却即刻示意鬼冢改变姿势。

  高潮刚刚过后的鬼冢不住的喘息呻吟着,坐在石质的地面,双手撑在身后将上身挺直,双腿向两侧大大的分开,极度火热硬胀的三十公分巨屌直直的耸立着,两颗被阴囊环束缚撑出的大睪丸肿胀的又大又紫,毫无遮挡的暴露在双腿间,垂坠在地上。

  [嗯,效果很显着嘛,的确变大了许多,但还是差一些。]爱德华站在鬼冢面前,抬起一条腿伸向鬼冢的两腿之间,用皮靴的靴头拨弄那肿痛的睪丸。

  [呃!请继续狠狠玩虐这两颗大卵蛋!还能变得更大!]鬼冢强忍着痛痞痞的说着,将双腿更大的分开,看着爱德华把穿着皮靴的大脚稳稳的踩踏在自己倍受蹂躏的睪丸上。

  [呃啊啊啊!!]鬼冢无法抑制的哀嚎起来,一阵剧痛瞬间侵入鬼冢的神经,两颗肿胀的睪丸完全被爱德华踏在靴底,辗压在粗糙的石质地面上。

  而爱德华藉着手中的棒球棍保持平衡,将身体的重量前倾,继续慢慢加重踩踏的压力,直到另一只脚完全抬离地面,整个身体的重量都踩在鬼冢肿胀敏感的睪丸上。

  [呃啊!呃啊啊啊!!]鬼冢痛得冷汗直流,豪迈的浓眉紧紧的纠缠在一起,浑身精实油亮的古铜色肌肉都在反射性的颤动绷硬;两颗大睪丸已经被碾压成了大肉饼,甚至完全能感受到爱德华皮靴靴底凸凹不平的纹路,而每一次爱德华的重心在前后脚掌间的轻微轮换偏移,都让鬼冢觉得睪丸肿痛的要爆裂开来一般!

  [嗯?]忽然,鬼冢双手紧紧的抱住爱德华的踩踏在阴囊上的左腿,但却不是企图减轻一点对睪丸的碾压,而是在帮助爱德华更好保持平衡的同时,向下拖拽!

  [呃!这点程度完全不够啦!我来帮你一下吧!]鬼冢强忍着一阵高过一阵的剧痛,痞痞的坏笑着。

  但相对的,快感也在随着剧痛而不断激增,鬼冢那根极度硬勃的三十公分巨屌越来越硬,不藉助任何外力就壮观的耸立着,不住的颤动;茎干上爬满了比手指还粗的青筋与血管,顶端硕大圆亮的龟头更是肿胀欲爆,马眼不断的开合,狂流着黏稠的透明淫液。

  

  当爱德华的双脚终于站回地面的时候,鬼冢才松一口气,粗重的喘息着,一直绷紧的身体也随之鬆懈下来,但爱德华却毫无预警的用双手将棒球棍直直的插了下去,不偏不倚的精準插击在鬼冢左边的那颗睪丸上,发出[唪!]的一声闷响。

  如果用高倍率摄像机拍摄下来再慢慢播放的话,就能看到鬼冢那颗卵圆形的大睪丸受到上方垂直的冲击力而逐渐变得扁圆,随着球棍微凸的顶端几乎就要与地面碰撞在一起,原本处于最高的中心点则变得最低,睪丸组织不断被挤压向四周,最外围的边缘部分甚至反包住球棍的顶端;从正上方观察的话,原本与球棍横截面积相仿的睪丸在不断增加,增加到最大之后略微缩小,与此同时,发出[唪!]的一声闷响,随即是鬼冢凄厉的嘶吼,[呃啊啊啊啊!!!]

  

  [唪!唪!唪!唪!!]就这样,爱德华双手握着棒球棍,反复的随机竖直猛插向鬼冢的两颗睪丸,力道更是不断加大,如同捣着砧板上的肉,还不时的在插下之后再狠狠的左右旋转,无情的辗压。

  逐渐的,鬼冢那痛苦又夹杂着舒爽的脸孔开始抽搐,豪迈的浓眉纠绑在一起,口水无法自制的从嘴角流出,伴随着不停的急遽吐息,胸肌激烈起伏,两颗硬胀的乳头又红又硬,十块花岗岩般的腹肌在棒球棍抬起的时候稍微放鬆,又在落下的那一瞬绷硬,如波浪般翻滚着;而那根爆满青筋的三十公分巨屌,更是不住的颤动,黏稠的透明淫液已是氾滥成灾,在地面积了一大滩。

  

  [呃啊啊啊啊啊!!!]忽然,鬼冢猛的后仰着头,爆出一阵嘶吼,腹部那十块肌砖绷硬到极致,如同刚刚经过锻造淬火的钢砖;身前那根炙热硬挺的三十公分巨屌几乎又暴涨了一圈,猛地[啪!]一声撞击在腹肌上,下一秒便剧烈的抽动起来,不住的拍打着腹肌,狂吐黏稠的透明淫液!

  

  [终于胀到棒球大,可以与这根球棍匹配了。]爱德华戏谑的说着,又挥动着棒球棍向着鬼冢的大睪丸上猛打了几下,然后才命令鬼冢起身,指着墻边的"X"型刑架,对鬼冢说着,[请站上去吧,鬼冢大队长。]

  刑架上在鬼冢臀部的高度依然装着的那根超级粗长的假阳具,不仅是用鬼冢的屌模製作而成,后来更不断改装,震动与电击自不必说,表面还加装了球形凸起、钝角棱锥、硬鬃毛刷等形态各异的转轮,一圈一圈交错上叠,启动之后更会忽快忽慢的各自左右旋转震动,虽然看起来是那幺狰狞恐怖,却每次都让鬼冢爽到几乎不停的高潮,再製作而成的料理也格外美味。

  鬼冢走到刑架前,向往常一样背对着刑架,用双手将两片紧緻的翘臀更大的扳开,身体缓缓往后靠去,让假阳具一吋一吋的没入自己的后穴,将跳蛋顶入肠道深处;随后任由爱德华将自己手腕与脚腕上的锁扣与刑架上的锁在一起。

  

  之后爱德华操控着刑架,将鬼冢吊在备餐檯的一角旁,让那两颗肿胀的又大又紫的睪丸垂坠在檯面的托盘里。

  随后爱德华启动机关,"X"型刑架的四角链接的钢索开始向中央缩短,同时中央被向前顶出,就像一把拉满的弓。

  [呃!]鬼冢的四肢随着刑架形态的改变被拉伸到极限,而中央的假阳具则被更深的顶入后穴,并马力全开的启动起来。

  几乎是转瞬之间,鬼冢浑身那一块块被淫液反复浸透的古铜色精实肌肉就都猛的收缩绷硬,十块花岗岩般的腹肌更是龟裂到极致,将那根爆满青筋的三十公分巨屌向前顶出,下一秒便达到了高潮,剧烈的抽动起来,马眼大大的张开,然而喷涌的却只是黏稠透明的淫液。

  

  爱德华站到鬼冢身旁,打量着鬼冢那两颗因高潮而急遽跳动收缩的睪丸,已经胀的如同棒球般大小,将阴囊撑得非常薄,甚至如同要撑破一般;随后拿起一把锋利的切刀,压下刀尖,轻浅的刺入阴囊,然后开始向下滑动,割开这层包裹着睪丸的皮肤。

  [噗!]左边的那颗睪丸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撑开切口,随着一些带有腥味的黏液的溢出,从阴囊中跳了出来,拖着粗长的精索,在托盘里不住的颤动着;右边那颗同样兴奋的等待着"破茧而出"。

  对鬼冢而言,感觉既彻骨冰凉,又炙烫如火,一丝痛感慢慢在皮肤上延伸开来,但并没有想象的那幺厉害,况且前列腺高潮的快感太过强烈,而这点痛楚与之前相比更是微不足道。

  

  直至高潮过后,鬼冢那两颗鼓胀如棒球般大小的卵圆形大睪丸都已在托盘中微微颤动着,后面拖着又粗又长的精索,而透过睪丸表面那层半透明的灰白色白膜,能隐约看到里面密密麻麻的精液腺体,还有那高度浓缩、充满能量的精块。

  爱德华将一同落在托盘中那沉重的钢质阴囊环解了下来,然后一手一颗的握上鬼冢的大睪丸,黏稠的腥味液体沾满了手掌,又从指缝间溢出滴落,[不愧是鬼冢大队长,手感果然一流。]

  [呃啊!]鬼冢痛苦的呻吟着,备受折磨的睪丸只是轻轻的碰触就钻心的痛,更何况是失去阴囊的阻隔与保护,被直接用力的揉捏呢;但这种触感所产生的快感也更为强烈,兴奋的激爽很快便压过了痛楚,让鬼冢不禁渴求更残酷的折磨,[干!好爽!捏爆吧!呃啊啊!!]

  [有这幺爽吗,大队长?]爱德华肆意的揉捏着,[会爆开的,但不是现在。]

  [呃!呃啊啊!!呃啊!!!]鬼冢则随着爱德华的力道而时大时小的呻吟低吼着,脸上满是淫靡的潮红。

  

  [準备的如何了,爱德华?]拉斯特不知何时出现在小餐桌旁的餐椅里。

  [睪丸的大小已经达到"标準"了,拉斯特大人,]爱德华恭敬的向拉斯特行礼,[刚刚割开阴囊,您来的时间刚好。]

  [是吗?不过……]拉斯特浅浅的笑着,[鬼冢大队长怎幺能沿用其他人的标準呢?你这样会让我们被讲招待不周的,爱德华。]

  [十分抱歉,拉斯特大人!属下现在就继续準备工作,请您稍候。]说着,爱德华走去厨具柜,转回身的时候,手中拿着一个中间略凹的砧板,还有一把鬆肉锤。

  

  [呃!……]鬼冢看着自己鼓胀的大睪丸被放在砧板正中,也意识到接下来会遭受更残暴的蹂躏,却异常兴奋,挺立在双腿间的巨屌更不住的颤动,溢流着黏稠的透明淫液。

  [请鬼冢大队长来选择用哪一面吧。]爱德华手持着鬆肉锤在鬼冢面前晃了晃,一面是光滑的平面,另一面则是满布着三角形尖齿的钝钉面。

  [当然是钝钉面啦!]鬼冢痞痞的舔舐着嘴角,[最好是把这两颗大卵蛋打爆!呃啊啊啊!!]

  随着鬆肉锤的下落,锤头深深陷入砧板上的睪丸中,一阵如同爆裂的剧痛沿着精索传入脑中,鬼冢脸上的坏笑瞬间凝固扭曲,爆出一阵高过一阵的嘶吼。

  

  就这样,鬼冢那灰白色的大睪丸被放置在砧板上来回翻转,不断从各种方向承受着没有缓冲的直接敲击;这种睪丸变形欲爆的剧烈痛楚让鬼冢痛不欲生,意识也变得有些模糊;与此同时,浑身每一块古铜色的精实肌肉都绷硬到极致,不受控制的颤动,十块花岗岩般的腹肌更是波浪般的起伏,后穴中肆虐的假阳具将跳蛋更深的顶入肠道,那根挺立的三十公分巨屌也变得更加硬烫,随着敲击的节奏而剧烈的颤抖着,狂吐一股一股的淫液。

  

  而鬼冢这两颗睪丸经过数次的强化训练,已经变得极为强韧,儘管每一下那布满钝钉的锤头都深陷其中,但随着鬆肉锤的抬离,几乎又在瞬间恢复成卵圆形,只是体积在不断增大,不仅是因击打引起的充血,更是由于加速製造的精液从内部将其撑大!

  当爱德华停手的时候,鬼冢又经历了不知多少次高潮,两颗睪丸又再胀大了不少,表面的白膜虽然没有破漏,但纤维其实大多已被鬆肉锤的钝钉破坏,所以看起来更加透明,内里漂浮的浓浊精块也更加清晰可见。

  

  [这次应该可以了,]爱德华抚弄着鬼冢的大睪丸,手感非常粘滑,捏下去韧性十足又超有弹性,[拉斯特大人,请您过目。]

  [不必啦,去沖咖啡吧,爱德华。]拉斯特坐在餐椅里,慵懒的说着。



★☆注意!以下剧情含有重口、血腥、猎奇、食人等剧情,请谨慎考虑是否阅读☆★

由于有违版规,所以不能直接贴出来,还是採用上次的方式,

请读者慎重考虑,如确定想阅读全部内容的话,可以在这里留言,并明确的写明想阅读全文。

在我得闲的时候,会尽快一一以站内短消息的方式发送过去~

---------------------------------------------------------------

感谢各位读者一直以来的支持,本文至此暂告一段落……

然后我有在筹划另一篇文,咳咳……

而这篇也不会坑的,毕竟还是有很多东西想要写~



P.S. 这节超过16000字,或许是本文最长的一节了呢


如果您喜欢,请把《驱魔战警·鬼冢传》,方便以后阅读驱魔战警·鬼冢传部分17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驱魔战警·鬼冢传部分172并对驱魔战警·鬼冢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