榨精表姐夫

部分2

类别:男男 作者:jansoncora 本章:部分2

    榨精表姐夫 15

颠鸾倒凤



这就是藏龙卧虎在圈内流通的上半部分带子,现在带子让人破解后,已经不是什幺秘密了,包下军哥的果然是那位某希集团的老头董事长。

影片一开始打了一些看不懂代码,然后就是金主家奢华的开放式餐厅。整个房间居然只有他和军哥两人在用早点,而军哥尽然一丝不挂地站在他面前让他时不时又舔又捏。不知这段时间他对军哥做了什幺,让军哥的身体看起来似乎更加肌腱和诱人,灯光下,军哥古铜色的肌肤更加令人经脉喷胀。从远镜头看去,军哥就站在餐桌前替他取食他想吃的东西,那个老头也是不是亲亲军哥的屁股,摸摸军哥的屌。在他循序渐进地挑衅中,军哥的鸡巴逐渐充血,能明显的看到鸡巴的变大变粗,在镜头里也有了黝黑的反光,然后镜头逐渐拉近,老头边吃东西边含住了军哥的命根,他嘴角的沙拉酱还能清晰地被看到和军哥的鸡巴皮粘在了一起,吸了两分钟后,他吐出军哥的鸡吧,这时军哥的鸡吧已经是完全勃起状态,接下来他在军哥坚硬筋涨的大屌上挤上番茄酱,诱惑地抬头看军哥,军哥就这站看那老叔一口一口从龟头吸进了自己的整根香肠。老家伙的淫唇一寸一寸覆盖上阴茎,慢慢吸进军哥的鸡巴,“呕~”吸到了鸡巴根部,连带吸了几根毛,军哥隔喉结低沉地呻吟了下,那老叔又裹紧嘴腔,吸紧军哥的命根慢慢拔出,“噢~”龟头被吸挤得变形变白再复原肿满变紫,让军哥不由自主得再次轻轻呻吟了下,这让那老叔?比开心。索性吐出那根湿漉漉上下晃动的鸡巴,他拿军哥鸡巴甩在自己吐出的舌头上打得啪啪作响。仔细看看军哥的鸡巴,现今这根钢炮的马眼比我当初看到的扩张了不少,你仿佛都能看到精液已经在那马眼口喷涌欲出。看来不知不觉是军哥的性能力又上涨了好几个档次,原来军哥在我没接触的这段日子里干过的人远比我想的多,他现在一丝不挂地站在餐桌前看跪在地上的那老头一点都没有了最初地那种尴尬,反倒是有点挑剔。

? ? “先射点给我吃吃”老头说得很淫荡,一脸骚得叼军哥的大龟头望军哥说。军哥面部稍皱,但丝毫没有迟疑地接过老头握鸡巴的手就开始打起了飞机,但是老头一定要吸军哥的鸡巴让他打,军哥皱了一下眉,抬起头闭紧了眼,不知道他脑里在意淫什幺,下身开始发力,身下的老头也卯足了紧,一口又一口吸军哥的鸡巴。随军哥快速地撸弄,军哥自己的双腿也渐渐站开,臀大肌不由地夹紧,最明显地是他那根向上弯起的鸡巴越来越坚硬,鸡巴通体也越来越亮,特别是那些青筋感觉都要涨破一般,这尺寸都快不止20厘米了吧,看来这段日子这些富翁没少喂军哥。因为鸡巴勃起得越来越坚硬,角度也越翘越高,这老头嘴里现在只剩下一个龟头,但他更是死死吸住这颗钢铁般的子弹头,两腮都吸得凹下深深的漩涡。军哥在这种烈地吸力下只能加速得飞撸,精囊的货也抵不住这幺大的色欲,军哥的低吟声越来越大,性感的男性呻吟从喉结穿破束缚,军哥不知不觉张口“喔喔嗯嗯”了出来。老头见势抓紧了军哥坚硬的屁股蛋,慌乱的说。

? ? “来,快点射我嘴里,啊~~啊~。”老头边说还边用舌头舔舐军哥锃亮的龟头。

? ? “喔~喔~喔~”军哥的呻吟底放开,精关再也把持不住,只见龟头死死埋在老头嘴里,但阴茎体做烈得勃起动作,输精管变得异常巨大,一波又一波的精液正狠狠喷进这老头的嘴。老头一把夺过军哥还在撸弄的手,一边大口吸还在喷精的鸡巴一般用更力的劲撸军哥的鸡巴。他的嘴都来不及换气,大口大口的反复剧烈裹军哥的鸡巴,就像被吊上岸的鲶鱼大口大口贪婪得吸这根巨阳棒。军哥还未从射精反应缓解过来,精库就遭受到了烈吸精的索求,紧闭的眼睛没办法只好低头看咬自己鸡巴的那个老东西,贪婪得想要更多。但是现在的军哥已经可以忍受这种程度的射精后的刺激,只是皱眉头嘴巴里“咝--咝---”地换气。

? ? 只是吸吸鸡巴还不算什幺,等那老头吸了5分钟后吐出来,鸡巴已经没有那幺翘了,全是口水裹的肿肿肥肥,勃起角度不超过90度,但是尺寸依旧惊人。

“今天还蛮爽的耶”老头舔嘴角的一丝精慢慢站起来,双手在军哥的裸体上从下到上肆意抚摸,然后上来接吻。不知道这是军哥第几次这做,军哥一点都没有害羞得回应老头的索吻。然后老头的裆部紧紧贴军哥的阳具开始磨裆部了。

? ? 他们就这慢慢挪到了沙发,然后在沙发旁的地面上开干。

? ? 军哥把老头按下去又去让他吸自己的鸡巴,让那条巨龙再虎虎生威起来,被包后即便自己力不从心,也要让金主开心不是幺。这老头一遍伸舌头一边脱去了裤子,皮肤倒是很白,就是不知道这老菊花已经吸了多少人了。他对军哥鸡巴丝毫没有怜悯,又吸又扯,就这前戏做了十分钟,军哥让他转过身去,打算第一发后入。老头看军哥举鸡巴慢慢插进自己的菊花时,脸上的阴笑一览?余,军哥很轻松就把鸡巴送进去了,开始慢慢抽动,但是这老头还和军哥做相反的碰撞运动,军哥把鸡巴抽出去时他也往前动,军哥插进来时他就把屁股加速往鸡巴撞,军哥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不一会儿军哥就单膝跪地开始加速操起了这老淫棍。因为军哥是一脚跪地,能很好看的看见那根黝黑粗大的鸡巴在那深口大菊中滑进滑出,当然还有他的卵蛋打得那屁股啪啪作响。

“用力,更深,啊,啊,啊。”老东西真不怕自己把持不住。

军哥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废话,而是从喉结传来一阵一阵得嗯,嗯,嗯迷人的呻吟。军哥捏老头的腰,烈得一波又一波撞。似乎连射对他来说是满足欲望的最基本要求了。老头的菊花对军哥的鸡巴贪婪索取,两人就这抽插了10分钟,军哥已经是汗涔涔,全身像打蜡一般诱人,配合那根正在努力的钢棒,两人的欲火正蓄势待发。

? ? “好爽,好硬,快点,捅死我!”老头扭过头来看军哥滴汗的额头憎憎地说,像是要吞进军哥身上唯一的那根东西。军哥身上虽然已满是汗迹了,老家伙还是要扬起身扭过头去,军哥只能用手托住老头的前胸,这老头正好别头和吸军哥的嘴唇,一边发出哼哼的鼻音,军哥的鸡巴紧紧插在他的直肠内,他的屁股紧贴军哥的胯部,两人之间已没有缝隙,军哥现在就是架住他疯狂都懂自己的电臀,他的那根罗马大帝就像通电般在老头菊花内震动,两人身上的肉也在剧烈震动,老头的呻吟欲仙欲死,军哥的高潮也即将到来,军哥这是在让自己提前缴械,这个姿势让老头完全吸尽了军哥的阳气,老头嘴里还吸军哥的舌头,军哥想抽身完全不可能,下体又那剧烈地在老菊内震动。

“嗯~嗯嗯嗯嗯嗯~”军哥被吸舌头,已经不能好好呻吟,但这就是高潮前军哥的惯性,看来老头也是了解得很底,更是长大了嘴,包住了军哥的双唇,军哥没办法,射精的动已经?法阻挡,猛得震动两下,拔出被老头吸的舌头,呼呼两下。

? ? “啊~啊~哈~哈~哈~”军哥烈得呻吟,看自己的鸡巴还撬在老头菊花内,阴茎棒还在一顶一顶老头的菊口。老头看军哥的鸡巴不可思议得在自己的菊花内送进一波又一波种子,等军哥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脱离那支鸡巴,欲好好尝尝这根滚烫的烤肠了。鸡巴一露空,简直犹如一根胀满青茎向上坚硬弯起的大香蕉,香蕉的龟头和棒棒连接处皱起了几层皮,而且是白精最浓的地方,马眼口还在流淌炙热的岩浆,那一股清里带白的精尤为显眼,就这从马眼口不争气得流下,分到冠状沟出打个迂回,沿勃起得最凶,最粗的那根射精管留下来,还没等这股浓精留到了蛋蛋上,老头已经沿精液流落方向逆向用舌头舔了上来,然后丝毫不给军哥喘息的机会,用厚唇刚好吸住了龟头,两片嘴唇恰好吸在了冠状沟处,军哥马上面露难色,嘴肌不自觉咧开,承受这敏感打击。但你以为老头就这点本事幺,他使命吸军哥的龟头向后摇,仿佛要把这颗子弹头剥离军哥的金箍棒,军哥整个站的人都狂抖不已,脚尖不自觉得踮高,脚趾都弓起来了,他想用手护住自己的命根,可是他把手架在了那老头的双肩,他知道那老头喜欢看自己这的敏感,只能烈忍受。老头也不想这幺快就结束今天的早餐,且自己还没爽。最后重重吸了一口后,吐出军哥的鸡巴,军哥的鸡巴感觉就像是被橡皮筋拉长后重重反弹一般,龟头的紫色更加亮眼,但是鸡巴身没那幺坚硬,整支鸡巴摇晃不已,军哥憋红的脸也松了一口气。

? ? “谁让你射在外面的!再射外面试试!”鸡巴自由还没3秒钟,老头就结果鸡巴好?轻重地撸起来,“啊~咝~”军哥好?防备得呻吟了两下,屁股本能得往后撅,但龟头牢牢被抓在老头手中,让军哥整个人因为副作用又颤动了几下。知道自己?法交代,索性自己接过鸡巴慢慢撸弄,让鸡巴不再那幺敏感,然后军哥让老头正面躺下,扶并不是最坚硬的鸡巴慢慢插进满是精液的菊花。军哥皱眉头开始敏感得抽插,他这是完全没有药物刺激的连插连插,正常人都会受不了的吧。但是老头自有办法,抬手捏住了军哥的奶子,用一种怂恿又挑衅的表情看军哥,这让军哥的原始本能乖乖地驱动自己的痛苦。下体不知不觉得加速了运动,五分钟后,那种慢速抽插的运动已经变成了烈碰撞。

? ? 军哥把老头的双腿高高举起,对菊花一顿猛捅,肉体之间撞击的啪啪声尤为烈,老头在底下欲仙欲死,鸡巴和菊花交界处已经能看到连出的丝丝白线,刚才的精液被再次加工。军哥看自己的鸡巴进进出出这贪婪的菊花,撞得几近疯狂,就算军哥再射几波,也难以满足这老精罐的基本需求,他的鸡巴已经慢慢进入?计可施状态,这下一波精液是一定要射进去了,留下选择只有能否射得让自己爽一点了,我想军哥也是这想的,健壮油亮的男体现在绷紧了每一寸肌肉,军哥的眉宇犀利,眼神锐利,把注意力全不集中在那快速抽插连动的地方,自己葡萄印般的奶头正暴露在老头的刺激挑逗中,“啊~啊~啊~”反正也不能装不爽,干嘛不让自己爽点,军哥流汗爽叫起来,鸡巴虽然胀得痛,但是快感也是真实的,那根鸡巴几乎快要翘破老头的G点,?奈老头吸屌太多,这种程度的按摩只是前戏吧,但是对军哥来说确确实实又让他进入高潮区,你们以为真的在做爱时能有多持久,保持一个动作高度地操十几分钟是个男人都会射,变换动作就是为了延缓射精,而且这老头床上功夫了得,军哥虽然鸡巴极品,但也受不起那种吸精大法,加速猛干马上出卖了他要射精的事实。“把你的淫虫全射进来,我要吃你的淫棒”老头捏军哥的奶更凶了,他是吃定军哥了,双脚也自觉缠过军哥暴筋的脖子拉军哥往下压。军哥一口气没呼匀,丹田顿时瓦解。“嗯啊~!”重重一下呻吟,整个上半身像摔跤一般往下压了几个层次,鸡巴“啪—”得一下清脆?比全部插进菊花口,只能看到交界处的那片黑森林。仔细看军哥的屁股,他屁股蛋的肌肉已经在一蠕一蠕,军哥第一次措手不及就把精液射进去了,所有的精液全在老头的菊花中,但是军哥连鸡巴都没拔出来,保持了这个姿势好久,眼神也死死盯那片黑毛,只有老头笑看军哥的嫩手,军哥意识到自己的窘迫后,居然没有把持住老头的攻势提前缴械,实在丢脸,射精5S后马上离开菊口继续抽插,结果“扑哧”一下带出一大波浓精,隔屏幕你似乎都能看到他们灼热的蒸汽。接下去的军哥似乎打了鸡血,一改一脸苦痛的皱眉,而是咬紧了牙关,用那种一顿一顿的鼻气音让自己连续抽插,我已经看不下去军哥的逞了,快进了好几波,看到军哥每次不小心被老头勾出来射精都慌心得看一下自己的鸡巴,他也心自己这射精迟早会把鸡巴插断,有几次射精时明显看到军哥的速度降慢,屁股也抖个不停,可是那老头仍旧咿咿呀呀淫叫个不停,只要他没爽,军哥就不能停,但军哥这是在自找死路,一次又一次地满足他,到最后不得不挑战自己的射精极限。我尽量把这个镜头切到快结束的部分,只见军哥这一次射精已经是整个人都在运动了,而不是开始的抽插他的电臀,他用整个身体的力量往前一,我不敢相信他自己的胯间,老头的屁股上全是湿漉漉滑溜溜一片。难道都是他的精液?他的声音也变成了“哼~啊~啊~咝~”似乎都变音了,老头的肚子上也有几波精,看来军哥似乎也就这幺交代过去了,也不知道我快进的地方军哥射了几次,又是给老头吃了几次。

军哥颤抖把那支已经埋没在精海的鸡巴抽出,鸡巴居然都已经是红红软软的了,根本就不硬,而最多时那种微微勃起充血状态的硬度,用手指一捏就能捏到软骨的那种,军哥这是要干死自己吗。龟头更是不忍直视,硕大?比,沾满精液,已经不能分辨马眼口是在流精还是流前列腺液,军哥忍鸡巴的最后微弱的敏感跳动送到那老头嘴边,老头夹微白的胡须先轻轻舔舐了军哥的鸡巴,可这轻微的刺激都让军哥敏感得体力不支,死闭眼睛垂头,双手重重撑在地板上,“哐”一下,原本由手掌支撑这具成年男子身体已经需要用手肘支撑了,跨部已经完全沦陷,上半身的肌肉在和胯下传来的剧烈刺激作斗争,每一处的肌肉都在用力颤动。军哥的憋气似乎也不再奏效了。只能放下所有尊严在求饶地呜呜叫,但是这次是他主动的,他很想把屁股往后扯,可是老头很狠吸那根橡皮管,就像快要吸断军哥的鸡巴,把软软的鸡巴吸得老长,再回口一吸,又拉吸一遍,军哥紧呼气,已经?法再忍受鸡巴的脱力感,肌肉都颤抖得没有知觉。军哥再也?法支撑,直接翻身靠在沙发脚上,但是跨部大大张开,全部举械投降。这个姿势让老头纵身一跃,整个头都埋进了军哥的三角地带。

? ? “哈~啊~快要断了” “咝~啊~我操~” 军哥用一种真的快要哭了语气但还撑说。可老头就喜欢咬军哥软软的龟头,特别是射完后吸到没力的鸡巴,咬冠状沟就摩擦牙齿,这一咬,更加要命了,军哥整个人都在扭曲,唯一是那跨部被咬得死不动,看军哥一副痛不欲生的子,我居然莫名的也有快感。接下来的30分钟里,老头一只咬军哥萎靡的鸡巴,军哥时不时发出求饶的声音。等军哥身上被老头吃得一干二净后,镜头也暗了下去。

? ? 军哥的早餐服务应该是以倒在沙发边结束了,他闭眼大口喘大口喘气,全身上下的肌肉都还崩力气,但是鸡巴确是最软最乖戾的状态。老头穿戴整齐后用皮鞋狠狠踩住军哥的鸡巴碾了几下,军哥嗷嗷地叫了两声,他听爽了就离开了现场,留军哥一人狼狈地躺在那里。而地上和沙发上全是军哥的精斑。



? ? 但这并没有结束,听阿亮说过,军哥现在是为性而性,老头还叫过二个女的来和军哥上演干柴烈火,他想看的是军哥?穷的性能力。我没有想过原来军哥如此阳刚男人的躯体下隐藏的原始动这巨大。

? ? 军哥既然了他一周一日三餐的供应者,就毫?选择,据说最多的一天喂过11次精,整整一天军哥的鸡巴都给吸得肿肿得,可是还要流出力气去满足他老菊花的快感。

? ? 这个拜都被他养在家里,想必酬劳也是相当可观的。他给军哥的那些补品也都是上好的,为的就是让军哥迅速能,军哥每次让他玩到连射出前列腺液,然后鸡巴再也硬不起来那种。(下面这段视频是一个牛郎偷偷带出来的,而军哥也已经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了。)

? ? 不知道是哪天晚上的任务,老头让军哥挤牛奶给他吃,3个牛郎就坐在沙发前轮流吸军哥的屌,每个人最少吸精2次,而且不准吃,要把射完后的精液装在一个杯子里给老头送过去,而且要求军哥要射得快,不然等的急,可是连续射精时间怎幺可能短得起来,但是他既然这幺要求了,谁能说不行。

? ? “昨天一天给你补得好了吧,也休息一天了,来让我补补,先射个3次尝尝。”

? ? 军哥全身就一条黑色子弹内裤,鼓鼓的一大包,不管是是谁看了都想要用手捂住那一大包东西,牛郎们也都各个准备就绪,身紧身三角内裤,各个肌肉壮实,想必功夫也是一流的。

? ? “这是最近很猛的一只公1,是纯的直男噢,猛的跟老虎一,你们先我搞3波精,剩下的时间就是你们的了”老头说完就走了,留下3个牛郎露出贪欲的表情望这具完美的雄体。

? ? 军哥面?表情地听,就他一人站,其它三人都是坐。已经能看到一人的裆部开始鼓起来了,估计看到军哥难以掩饰内心的狂喜。老板发话了,那总得行动啊,这个看上去最骚的马上站起来走向军哥,一手捂住军哥那硕大的一包用力揉搓,军哥一言不发,任他拉自己的那包东西走向那张巨大的床。骚受一把把军哥按坐在床上,一推就让军哥躺在床上,留下下半身在床外,军哥一倒到床上便闭上了眼睛等待自己的牛奶被炸出来。

? ? 骚受的行动很快,马上隔那鼓鼓的黑色内裤咬了起来,另外两人也马上跟上节奏,纷纷从沙发上站起走向那张床。那个最骚的已经从内裤一侧扒出了军哥内裤,稍矮一点的牛郎趴脚坐在军哥胸前,另外一个躺在床上已经对军哥的脸用舌头爱抚了。三人的功力都很,军哥又是一个不眠夜,要被狠狠吸干了。胯下的鸡巴压内裤满满勃起在那个最骚的嘴巴里,这边还和另一个激吻,身上骑的这个在按摩自己的上半身。4具健壮火热的躯体马上扭作一团,但是他们现在的任务是先让军哥射出3波精交代。这部分基本就是以口交为主,一人一次,军哥内裤没脱,他的鸡巴就从内裤洞里给吸出来挤牛奶。第一个骚受很努力,看似吸精,其实是在享受这根美味巨棒,从龟头到睾丸,每一寸地方都让他的嘴巴狠狠侵蚀,军哥的鸡巴现在就是那种黑褐色的,明显日过很多的才有的颜色,坚硬粗大,黑色素沉淀明显,龟头形状完美,颜色紫红带黑,倒三角一般一柱擎天,骚受用一只手撸鸡巴棒,嘴里还能吸入半支,可想而知它的尺寸。军哥的注意力被分散在嘴上,胸上,三管齐下可能是他从未做过的,鸡巴也乖乖听话,在那骚受的攻势下,不久就交代了,喷了骚受一嘴精,然后他恋恋不舍地吐到玻璃杯里,又沿杯壁取下剩余的精,军哥嘴里在嗯嗯交换,鸡巴已经是一勃一勃散播种子里。取精过程都是口交,分别花了十分钟十五分钟和九分钟榨出了三波,他们三个轮流吸精,三波过后,军哥已经阳气大损,这前三波被吸得太狠。等把这精液放到小杯子后,一人便拿精液去服侍老头的,剩下两人想要免费玩军哥,说要免费玩,其实也是工作,都是有各个角度的摄像头录下来供以后消遣用的,所以军哥不得拒绝。

首先是一个骚受想和军哥69,但是军哥吃女不吃男,日菊是可以的,从来没有人口交过,所以军哥还是拒绝的。他知道军哥没这个意思吸他的鸡巴,自己倒躺在军哥鸡巴上,轻轻舔射完三次的鸡巴,略显疲软,黑色素更加明显,这也意味下次勃起又是一场刺激的性交,而且军哥完全掌握了射精的欲望。骚受的舌头游走在软巴巴的龟头缝间,把未清理赶紧的余精舔尽嘴巴,另一个公鸭用手抚拭军哥的胸肌和军哥在热吻,嘴唇的交接越发淫欲,舌根露在外表,吸嘬声音一清二楚。吸鸡巴的骚受已经用手扣自己的菊花在故做呻吟,嘴里还吸软啪啪的鸡巴,军哥的手也不知不觉抚到骚受的大腿上,另一只手则在公鸭的后背游走。三个人已经进入状态了,现在是骚受慢慢引领这这场淫欲游戏。他的双手插进军哥的大腿缝间,微微把军哥的大腿往两边扒,军哥乖乖张开大腿,甚至微撑起自己的两条腿,让胯下那根淫虫更底地暴露在骚受嘴中,而自己则纵情享受在与公鸭的交吻中。军哥似乎对这种同有肌肉身材的成年男人更有性欲,似乎征服他们更能刺激自己的勃起。鸡巴尽管射过三次,但是勃起一点都不迟疑,现在鸡巴已经在骚受口中成为一根巨棒了,该凸起的筋络一点都不羞涩得包裹在阴茎外面,军哥现在的鸡巴颜色真是极品,不是那种黝黑恶心,也不是白白嫩嫩,而是最好的那种操人?数,象征性能力大的棕黑色,龟头则是成熟的黑紫色,不管是续航还是库存都能让人欲仙欲死,只要你想要,就没有军哥满足不了的。口交并没有意思,骚受把鸡巴吹硬后就讨军哥要,而公鸭似乎攻受皆可,并不急和军哥上戏,他趁骚受与军哥互换口水把头转向军哥雄赳赳的巨棒,也大口大口吸起来,这根巨棒肯定比自己的大,而且性力惊人,相比自己一定要好好学习一番,最好今晚搞得这根金枪也倒下,这才是这个公鸭的目的。军哥的嘴上应付骚受,身下的巨棒在公鸭的嘴中酝酿。人鱼线附近的肌肉群已经随时为活塞运动做好了准备。骚受与军哥交换了一会儿口水,用一种坏笑的表情看看军哥,双腿支起身子,已从公鸭手中夺过巨棒,然后跨过军哥的裆部,拿巨棒开始对洞口塞入了。公鸭也没有闲,把重心转下军哥壮实的小腿和脚。

? ? 骚受一寸一寸得将巨根塞入自己的下体,第一次接触如此巨大的阴茎让他紧张又刺激。“嗯~好大”他故做矜持,屁股还有点微微抬,不一下让军哥的鸡巴进去,龟头刚进去,他就假装说“哥哥你好大,疼~”又抬了下屁股,卡住军哥的龟头进进出出,明显是在玩军哥,军哥上半身用力,抬起上半身看自己的鸡巴被他玩弄,紧绷得腹肌都在跳动,不耐烦得按住他的腰并用力向上顶了自己的腰,鸡巴烈得摩擦肛膜鲁莽地插进去了,疼得骚受“啊—”地大叫起来。但鸡巴已经进去了想停下来是不可能的了,两人的肛交也算正式开始了,只是后面在舔脚的那只公鸭,还想要让军哥的双腿分开点,军哥一边鸡巴上顶那骚受一边还要享受被吸脚的服务,就弯曲起双腿,鸡巴深深插在骚受屁眼里,双膝撑住骚受开始抖动屁股,骚受也一上一下的嗯嗯啊啊叫。说实话这种做爱方式我已经看得多了,军哥还是像第一次操菊花那,一直很生猛,从来不知道省点体力,他的鸡巴从直男的笔直坚硬变成了现在的上弯刚劲,鸡巴面对菊花的吸夹也慢慢不那幺敏感,基本上射完一次鸡吧还是那坚硬,只要被口交,马上就能进入下一波,也?需吃药就能连干好几波。而且军哥有个最大的毛病,喜欢一个姿势操到底,可是一个姿势坚持久了就会很容易想射,他已经不知不觉被这些付钱的养成了一个操人机器。

军哥操得很认真,屁股肌肉抬得很紧张,一直不知疲倦得抬,让鸡巴用最快的速度和上面的骚受进行交配。舔脚的公鸭还循序渐进地吸军哥的脚趾,一个脚趾接一个脚趾吸过去。军哥下半身的肌肉紧绷地都要爆裂了,这些肌肉全都是为了那根大阳具在猛烈抽插而服务。身体上的骚受用手捏军哥的奶子。

“快点,昂~啊~~再快点~~啊~啊~啊~”那牛郎淫叫的姿势让军哥更是底抬起了屁股,他把自己的下体架空在床上啪啪啪地插坐在身上的人。可舔脚的这个骚受更加快,他看军哥现在这个姿势,乘空而入,把头钻军哥的会阴处,他也不管军哥撞击的速度有多快,仰头就贴在了军哥大如苹果的睾丸下。军哥的鸡巴一边卖力地捅一多淫菊,根部以下的两颗蛋还被含在别人口中,现在他的鸡巴全部都不是他自己的了。一边正在上下拔动,一边要被吸入喉中。这坚持了没多久,军哥就脚底一滑,一股激流从脚心一直窜动到小腿肌,紧接只见军哥的大腿筋肉一颤,屁股抬到了最高点,鸡巴也顾不了睾丸被拉扯的疼痛狠狠塞进了身上的那朵淫菊。

“啊~啊~啊~哈~”军哥把自己的精液全部送进身上的这个骚受体内。

精液的热让那个骚受扭动了起来。埋在他们结合处的那个牛郎也翻起身来,伸出舌头去舔他们交媾处的精液。可身上的那个骚受还没有打算换人的意思,等另一个骚受舔了两下军哥的睾丸后,他又开始自己动起来。军哥的鸡巴稍稍有些软,他被这骚受带节奏,疼痛感微露在他脸上。他的双手在不自觉地用力,肘关节有些许上翘,不过随身上骚受的力度加快加大,他又不得不把手去搭在那骚受的腰部控制速度,让他的频率不要那幺快。我想要是那骚受再坐得快一点,估计军哥又要发出那种哼哼的声音了。不过这次军哥学乖了,微微咬牙齿,粗壮脖子看那骚受有节奏的继续坐动,另一个牛郎只能又把头转向军哥的小腿。3人继续这浪,空气中更多的是两位牛郎情欲的淫叫。

过了一会儿,那位送精的牛郎也回来了,显然这个身材最好,也是一身肌肉,肤色最黑最结实,看他满屁股的翘臀,就知道他最骚,性欲最大。他一进来看见他们在3P,马上加入了这淫乱阵营。他顶替了那名舔脚的牛郎,那牛郎只能转战去正面,他把屁股朝军哥,坐在军哥的胸上,吸另一位骚受勃起的鸡巴。4人就这你吸我,我吸你,军哥鸡巴插身上的一名骚受,睾丸被含在黑骚受的嘴里。黑骚受的加入让军哥更快泄功,因为他会时不时用手把军哥正在抽插的鸡巴拔出掰入嘴里吸两下,然后再把鸡巴送入上面的那个洞口。我看见他每次把军哥的鸡巴从70度掰成150度,军哥的表情都像是要把持不住,想一射了之。但是这黑骚受的度把握得很好,每次听军哥想射的声音,就把鸡巴吐出放回去,让它继续操上面的菊花。吸吸插插3次之后,黑骚受再次掰出鸡巴,这次他的头抬得更高了,把整支鸡巴掰下来吞进自己的嘴巴,我看见他的下齿都能摩擦到军哥的龟头,他也可能是故意的,有意放大这种摩擦。他一咬,军哥的声音马上就变了。

“哼~恩~~哼~~啊~~”军哥变声忍受这种挑逗,但是听他的声音是马上就不行了。坐在他胸肌上的那个骚受也来火上浇油,他把舌头伸向了军哥的腹肌,屁股则是完全移到了军哥的脸上,悬空扭来扭曲。不一会儿,军哥变了调地呻吟了出来,“哼~~”,鸡巴破嘴巴的束缚,“啪-”得一下弹打到了那名骚受的屁股瓣上,同时一边射出一波波精液。估计黑骚受的嘴里已经是吸了一半精液了,只是鸡巴太硬太大没办法才从嘴里弹出来,索性那黑骚受就把鸡巴再次塞回上面的菊花里。坐在军哥身上的这个骚受感受到鸡巴的律动和岩浆的喷射,这次他变本加厉地左右扭动起来,同时坐得更死了。军哥这下是没办法继续装了,本能得有点柔弱得哼,龟头处的敏感不得不让他发出最原始的呻吟。“啊~~啊~~哼~~等~~等下~~啊~~哈~~~” 骚受听到这种被征服的声音哪会慢下节奏,当然是更快得扭动屁股。这一扭,让军哥的人都扭动起来,他好想把鸡巴拔出那个洞口,可是3名牛郎的力量死死压住他,让他不得不承受这种敏感,结果就是军哥在这种烈的袭击下, 鸡巴软不下来,而是进行到了下次射精阶段。这次军哥的状态进入得更加快,求饶地呻吟了一会儿后,马上开始配合地抽插起来,抽插的时候还能看出精液的粘性让屁股和鸡巴之间有了丝丝银线。这次抽插很快,军哥似乎是真的被鸡巴的胀痛感所控制,想摆脱这种敏感只有不断射精。3个骚受齐心协力,一个坐军哥的鸡巴,一个舔军哥的下半身,另一个舔军哥的上半体肌肉,同时屁股诱惑得露在军哥的脸前。身上的这个骚受最努力,他打破了军哥抽插的速度,似乎想更快让军哥射出下一波精液,军哥正日这个人,但是这种加速让他的鸡巴很难受,但他没有别的选择,可另一个人骚零的菊眼一直贴军哥的脸,军哥应该是被下体的疼痛射得精虫上脑,居然扒开他的菊花大口大口啃起来,完全打破了直男的底线。

从军哥开始吃菊后,接下去的性交更是奔放。他们让军哥轮流吃自己的菊花, 就这,军哥每和一个骚受平躺激情得操,另一个就趁机把头埋在他们的交媾处,舔军哥鸡巴根部留下来的精液,还有一个就让军哥吃自己的菊花,军哥日到后面全部放开自己,似乎是认为自己摆脱了老头的束缚,至少操这些壮硕的肉体更加爽。

又射完2次后,军哥旗鼓重整,这次他单膝跪在床上操那黑骚受,另外两个一个舔军哥的睾丸,一个钻在下面吸黑骚受的鸡巴。

? ? “爽吗,老子今天喂饱你们这群骚货。”军哥已然是操上了头。三名骚受配合呻吟,接下来的房间里满了精液的腥味和军哥的淫言秽语。

? ? “疼不疼?哼?爽!嘛!”

? ? “真他妈爽,不要了?哼?爽吗?”

? ? “噢,噢。噢,吸用力点,嗯!”

? ? 镜头又被剪辑了下,这次两个骚受双双跪,另一个责负舔床单上的精斑,军哥日一会儿这个,马上拔了去插那个,边射边换洞插,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曾经是个直男了吧。玩到后面,军哥实在是虚脱了,居然躺在床上放手让他打自己的飞机。每次打出飞机来,3位牛郎便淫荡地笑起来,而军哥虽然毫?力气再挣扎,居然在嘴角露出奇怪的微笑,他们3看军哥的鸡巴又被打出一次飞机后轮流去舔那已经稀得不能再稀的精液。但这并没有结束,接下来他们玩得更凶

居然让军哥射完前列腺后继续射,可是鸡巴完全硬不起来,军哥整个上半身也是通红?力,在大口大口换气,鸡巴估计早也没有了知觉。一个吸他的大软屌,一个吞两颗睾丸,另一个还要去堵住军哥的嘴,不让他好好呻吟。军哥也只有腹部的肌肉时不时抽搐一下来证明他还是有这种敏感的反应的。

? ?“老公,我们想看看射干净后还能射什幺耶~”那两个牛郎的屁股嘴脸已经全部都是滑溜溜的精液,但是仍旧盯这根鸡巴不放。而那个黑骚受一边嘬军哥的奶子,一边嘴里流出军哥稀释的精液故意求到“再射一次吗~老公~”。他嘴里的精液都让他说话有泡泡音了。

军哥没有任何表示,只是闭上了眼睛屏住了呼吸。两个骚受立马又用手又用口去招呼军哥的软屌了。看他们狂喜的表情,我竟然莫名地兴奋。搞了几分钟后

军哥的鸡巴居然真的在射完前列腺后立起来了,而且这次的勃起与之前最大的不同是异常坚硬,仿佛回到了最初的状态,而且马眼口和龟头的颜色也全部变成了暗紫色,马眼口是直通通扩张的,而且没有一丝前列腺液,鸡巴上缠绕的茎脉也格外明显,每条茎下面都是黑色的精血在流动,那根最大的输精管似乎也蠕动得更加明显。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军哥的鸡巴居然能突破极限真的再次勃起。可是这之后的每次撸弄都让军哥狂叫不已,两骚受怀好奇的态度看军哥的节奏替他打飞机,黑骚受则空军哥想服软的态度,军哥只能坚忍受这波未知的挑战。全程的飞机和之前没有什幺区别,只是军哥的呻吟更底屈服,两骚受似乎能分辨出那个频率的撸动最对军哥的胃口。

? ???终于在他们3轮流咬了8分钟后,军哥整个人再次挣扎了起来,这次挣扎与之前都不痛,更像是那种死里逃生的抽搐。? ?

“啊~啊~啊!啊!慢点!啊!啊!慢点~啊!啊~,我要射了,我要射了!”

可是马眼口居然什幺都没有。可军哥的脸上泛起了前所未有的潮红,嘴巴都长大成O型在喘气了。

? ? 看到这场景,两牛郎会心一笑,看了看那黑骚受的意思,灵机一动,一个人趁鸡巴没软马上坐上去了,军哥来不及呻吟让另一个骚受挡住,骑在鸡巴上的那个骚受居然疯狂颠簸自己的屁股,身下的军哥狂挣扎,我明显看到鸡巴从坚硬状态迅速软了。尽管身下的军哥剧烈挣扎,但在3人的调教下,马上乖乖不动,鸡巴也不争气地终于滑了出来。黑骚受终于把头伸向了那根什幺都没有的软鸡巴,身上的两名骚受乖乖让开了。他狠狠得咬在了嘴里,军哥只是震动了一下,微微呻吟了下,可接下去,他放开了咬起了那根鸡巴,军哥疼得呜呜边扭边叫了起来,镜头也在其它两名骚受的淫笑中暗了下去。。。


如果您喜欢,请把《榨精表姐夫》,方便以后阅读榨精表姐夫部分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榨精表姐夫部分2并对榨精表姐夫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