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裂女警

【爆裂女警】第四集:迷惑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小强 本章:【爆裂女警】第四集:迷惑

    作者:六芒星

    2016年11月18日

    字数:7263字

    第四集:迷惑

    当白颖再次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独身在一个类似仓库的地方,迷糊中的白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

    ?但这里闷热潮湿、并且毫不通风的环境,便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绑架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唔……我这是在哪?”

    刚苏醒的白颖在残留药物的麻痹下,还感到昏昏沉沉的,可当她想要活动自己那疲倦的双臂时,却突

    然的发现自己的手腕被两根铁牢牢地栓挂在了墙壁上。栓挂在墙壁上的白颖,此刻如同一个大写的'Y'

    字,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白颖顿时感到警惕了起来,迷糊的大脑也立马苏醒过来。

    白颖挣扎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枷锁,而这时她面前的大门却忽然之间打开了。从门外走进来的是一个女

    人,白颖定睛一看,原来正是之前在酒店里的那名金发女郎。

    “你!?”

    白颖此刻用愤怒且又疑惑的眼神,瞪着这名向自己缓缓走来的金发女郎,而女郎见后却只是满脸阴笑

    的对她说道。

    “白警官,别来无恙啊……”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你究竟是谁?”

    “呵呵,你我曾经在东京世博会上见过一面,白警官?怎么你这么快就把我忘了?”

    金发女郎呵呵一笑,便用手在自己面前一划,如同变脸似的改换成了另外一副面孔。同时又将头上那

    金黄色的假发摘除。一个让白颖熟悉的人物,就这么重新展现在了她的眼前,这样让白颖更加感到了疑

    惑。

    “河…河博士??”

    金发女郎摇身一变,竟然从欧美女子变成了一位亚洲籍女子,而这名女子正是那失踪的六名科学家之

    一的韩国女科学家—河智秀!

    变装术,白颖是知道这种特殊技术的,而然河智秀所使用的变装术却不是普通的变脸技术,这是一种

    高科技纳米技术,它不但能改变人得面貌、声音与气味,甚至连性别也可以改变,怪不得白颖始终没有

    将她认出来。

    “河博士,怎么会是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抱歉了白警官,这一切都是为了人类的明天。”

    人类的明天?白颖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正当她想再问河智秀时,忽然从门外又走进来一个男人

    ,白颖见到此人后不禁感到大惊失色!

    “金、金教授???”

    来人正是六名失踪科学家之一的韩国科学家——金正民,金正民与河智秀两个人都是韩国科学界的精

    英,他俩在人体形态学与优生学上钻研多年,突破了很多术业上难题,变装术便是他们的最新研究成果

    。

    此时金正民一脸淫笑的走到白颖面前,看了看白颖那被俘的窘态,然后咧着嘴巴对她笑道。

    “嘿嘿嘿……白警官,没想到你人长得这么漂亮,可脑子却这么蠢,居然用如此小手段就能把你搞定

    。像白警官你这样漂亮的女人应该在高官的办公桌下替他们做口交服务才是,可你却偏偏铤而走险,如

    今终于落入我

    ╘最⊿新□??—板¨§§

    们的陷阱。”

    白颖低头不语,她沉默了许久,但大脑却在飞速旋转,她集中精神分析着金正民的话语,然后缓缓抬

    起头来,对金正民问道。

    “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得明白。”

    “哼哼,白警官,你不会死的,起码今晚不会……”

    说后,金正民竟然准备转身离开,他旁边的河智秀此刻却对金正民说了一句。

    “老师,难道你不打算调教白颖吗?”

    “不急,今晚咱们还有别的事要干。”

    之后二人便离开了这间仓库,只剩下白颖还单独的吊挂在墙壁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吊挂着的白颖此刻感觉自身的体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便看了看手腕上的枷

    锁,发现枷锁上有两个小小的钥匙孔,便低头从衣领处噙出一个铁丝,之后就只听‘啪啦’一声,那两

    捆绑的锁链便轻而易举的打开了。

    白颖喘了一口气,她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脚,然后再次打量了一下这个仓库,发现天花板上有一处不

    知通向哪里的通风口,便摇身一跃钻进通风口,蜷缩着身子,撅起肥大的屁股,一扭一扭的在这个狭窄

    的空间里爬行了起来。

    “不!!!求你们!!不要这样对我!!呜呜呜……”

    白颖不知在这漫无尽头的隧道中爬行了多久,此时她突然听见一声极为凄惨的嚎叫声。这是一个女人

    发出的声音,这残酷的声音回荡在隧道当中,仿佛来自地狱,听得白颖不禁打了一个冷颤,随后她放缓

    身法,悄悄来到这个声音的附近,最终在一个铁丝的通风井下看到了恐怖的一幕。

    此时白颖在这狭窄的通风隧道里向下望去,竟惊恐的发现这是一间典型的拷问室,阴暗、恶臭、潮湿

    、铁、钢链、绞架、火炉、木马,还有各种不堪入目的残酷器械。

    而更让白颖吃惊的是,在这间刑房内,有一个妙龄女子正吊挂在一群赤裸的男人围在当中,为首的一

    个男人更是嚣张跋扈,他此时正拿这一个皮鞭,残忍的抽打在这个娇弱的女子身上。

    白颖定睛一看,顿时勃然大怒!原来这个男子不是别人,竟是无耻小人——比尔.韦斯莱,而那名可怜

    的女子居然是失踪的日本女科学家——水树麻衣。

    “嘿嘿!你们日本女人就是贱!我还没怎么动手呢,你就大呼小叫的……来人,把这个扫货的嘴吧堵

    上,嘿嘿……”

    此时的比尔已经变了一副嘴脸,他已经不是那个风趣又绅士的外籍男子,而是抽搐着嘴脸,狞笑的对

    水树麻衣恶狠狠地叫骂着。

    “不!你这个混蛋!!放我下来!!唔唔……”

    但很快,水树麻衣的尖叫变成了含糊不清的呜咽,一个精赤着上身的壮汉走上来,将一块肮脏的破布

    塞进了水树麻衣的小嘴里。

    “哼哼,看你这个小贱货还怎麽叫??还是好好尝尝我的皮鞭吧!嘿嘿嘿……”

    看着眼前满脸惊恐的美丽女人,被吊起来的美妙身体慌乱地扭动摇摆着,比尔的眼里射出野兽一样凶

    残冷酷的光,挥舞起了手中的皮鞭。

    阴暗的刑房里立刻充斥了皮鞭抽打在肉体上的沉闷的“啪啪”声,受刑的女人凄惨而模糊和哀嚎声听

    得藏在上方通风口内的白颖忧心忡忡,此时她真想跳下去将这群歹毒的杂种各个生吞活剥了!可如果这

    么做必然会打草惊蛇,为了挖掘更多情报,白颖此时只能强压怒火,默默的等待着机会。

    “比尔先生,这个婊子估计要没气了。”

    一个壮汉放下了手里的皮鞭,犹豫地回过头朝着已经打累了,坐到一旁椅子上欣赏着手下轮番拷打水

    树麻衣的比尔说道。

    比尔阴笑着脸走过来,仔细审视着受刑的女人,见水树麻衣已经昏死了过去,头软绵绵地垂下来,紧

    闭着的眼睛已经哭得红肿起来,她身上衣服已经被抽打得破碎不堪,从破烂的长衣下暴露出的美妙肉体

    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血红的鞭痕,大腿、臀部和後背的细嫩肌肤已经被皮鞭抽打得血肉模糊,就连丰满

    的胸膛上也布满了一道道暴起的血痕。已经失去知觉的女人的身体在空中凄惨地摇晃着。

    “呵呵,怕什么?日本女人耐打,把她放下来,用冷水浇醒。”

    两个打手解开水树麻衣手上的绳,从她的嘴里拽出破布,将昏迷的女人放到地上,然後一大桶冷水

    劈头泼了下去!

    “哦……”

    水树麻衣呻吟着慢慢苏醒过来,感到浑身火烧一般地疼痛。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趴伏在一滩污水之

    中,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皮鞭抽打成了一条一条的,浑身上下除了面部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了。

    一向严谨的水树麻衣,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受到如此的严刑拷打,男人残忍的毒打使一向机智的她,

    感觉现在意识里除了痛苦和愤怒,什麽想法也没有了,只能趴在地上不停地呻吟,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比尔走上来,揪着水树麻衣那湿漉漉的头发抬起她那清秀的脸庞,看到酷刑拷打後的女人眼睛里充满

    了恐惧和哀愁,嘴角不停地抽搐着。

    “求、求你了……不要再打我了……”

    “哼哼,麻衣博士,我不想打你,只要你把密码说出来,我自然会对你温柔的…”

    密码——这两个敏感的字眼让藏在上方的白颖听得真真切切,看来这里面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不

    知道水树麻衣隐藏

    `点0"1^b^z点

    着什么信息?但不管怎么样,看来这个水树麻衣肯定不是跟金正民是一伙的,不然不

    会遭受如此非人虐待。

    “呜呜呜……我已经说过了……我真的不知道那个密码……我求你……我……”

    “唉……我可怜的麻衣博士,看来我还是对你太温柔了……把她给我拉起来!!”

    “不……不……混蛋!!不要啊!!!不!!”

    水树麻衣尖叫着被两个打手拽了起来,那两个家伙不顾她的反抗,抓住她的双臂将她按着跪在了比尔

    的面前。

    同时又有几个男人走上来,剥掉水树麻衣脚上的鞋袜,将一副夹棍夹在她那白纤美的脚踝上,然後又

    将两副掸指套在了她纤细修长的十指上。两个打手跪在女科学家背後,按住夹棍,另四个打手则站在她

    的两侧,拉着她十指上的掸指,等着比尔的命令。

    “我再问你一遍,密码是什么?”

    “啊……我求求你!我真的不知道啊!你放了我吧!!”

    比尔盯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人,衣裳破碎、遍体鳞伤的水树麻衣眼睛里充满了恐惧,浑身不住地发抖

    。一想到这个女科学家竟然会落到自己手里,成了被自己酷刑拷问的囚犯,比尔就觉得无比畅快,他的

    脸上闪过一丝残忍的狞笑,冲着等候自己下令的打手使劲挥了挥手!

    “不、不,啊!!!!!”

    随着那几个打手的动作,水树麻衣立刻感到手指和脚踝上传来一阵锥心般的剧痛,她猛地昂起头发出

    一声凄厉的惨叫,接着头一歪,又昏死了过去。

    藏在上方的白颖此刻已经是忍无可忍,虽然她与水树麻衣没什么交际,但同为女人,这样残忍的酷刑

    实在太无人道了。

    正当白颖打算纵身一跃,准备拯救水树麻衣时,突然听见下方传来了比尔的对话声。

    “比尔先生,这婊子又昏了,实在不行就

    .零一ьz.иéτ┕

    算了吧。”

    “不行!今天晚上必须套出密码,不然明天没办法调教白颖那个骚货了。把她泼醒!再来!!”

    这一番对话让白颖顿时一惊!看来这个密码还跟自己有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颖此时又选择了按

    兵不动,同时内心只求这可怜的日本女人能挺过这一劫。

    几个打手用冷水将水树麻衣泼醒,接着又开始了可怕的酷刑。

    “不、求求你们了……不要……不要再折磨我了……”

    经过两次残忍的虐待,水树麻衣一惊是筋疲力尽,她虚弱的祈求着眼前的男人们。但这些残忍的家伙

    们根本不顾她的哀求,一阵徒劳的挣扎後,水树麻衣感到自己的手脚好像都要断了一样,她惨叫着又昏

    死了过去。

    “把这个日本婊子的衣服剥光,捆到那边的椅子上去……”

    比尔一边说着,一边又从旁边的架子上取出一根灌满药水的针管,看着昏死过去的女科学家,将针管

    恶狠狠地刺进了她的脖颈处。

    “哦……”

    水树麻衣呻吟着被脖子上的刺痛惊醒,她慢慢地睁开眼睛,感觉头好像要裂开似的一阵阵做痛,浑身

    上下都疼痛不已,见比尔手拿一根针管,不禁失声叫道。

    “啊!你、你给我注射了什么?你想干什么?”

    “嘿嘿,别害怕啊,麻衣博士,这不是什么毒针,只是一些肾上腺素,我相信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玩意

    儿的效果吧?嘿嘿嘿……”

    肾上腺素,由人体分泌的一种激素,当人经历某些刺激分泌出这种化学物质,能让人大量氧气,

    心跳与血液流动加速,为身体活动更多能量,是拯救濒死的人或动物的必备品。

    可比尔的肾上腺素却是经过改良的,这是一种专门针对审讯的一种全新激素,它不但能保留疼痛感,

    而且还能麻痹大脑神经,使犯人时刻保持清醒。

    水树麻衣作为科学家,自然知道这个道理,此时她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被剥光了衣服捆绑在椅子上,双

    手被捆在椅背上,双脚也被分开捆绑在椅子腿上,浑身上下完全赤裸着!她立刻感到又羞又怕,原本虚

    弱的身体借助药剂的作用下,身体竟开始兴奋的颤抖起来!

    “不!畜生!!你们不能这样!!”

    女科学家绝望的叫骂着,可比尔却狞笑着走到了她面前,恶狼一样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惊慌失措的水

    树麻衣。见她赤裸着的身体苗条匀称,曲线凹凸有致,胸膛挺拔丰满,平坦的小腹下是一片乌黑的阴毛

    ,遮掩着女科学家那迷人的阴户,大腿丰腴,小腿圆润,作为一名科学家来讲,这身体保养得真是十分

    诱人!

    只是现在这美妙的肉体上却布满了酷刑拷打後的痕迹,丰满的大腿上鞭痕累累,挺拔晶莹的双乳上也

    布满了几道突起的血红的鞭痕,凸显得格外的残酷!

    “听说你们日本女人都喜欢被虐待,麻衣博士,你叫的时候还在後面呢,嘿嘿嘿……”

    此时比尔手里拿着几根一尺来长的闪亮的银针,满脸淫笑的对着水树麻衣说道。

    “不、不……放开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不、不要!!啊!!!!!!”

    一声尖叫,就见比尔突然用手里的银针猛地对着水树麻衣的两腿之间

    ?找回?∵◣请◣╔§—板???

    那娇嫩的肉穴刺了下去!这奇痛

    无比的感觉让捆绑在椅子上的水树麻衣猛地一下子弹了起来!!

    “麻衣博士,你现在可以尽情的叫了,哈哈哈!!!”

    比尔眼睛里射出兴奋的目光,狞笑着不停用手里那锋利尖细的银针刺着被捆在椅子上的水树麻衣,她

    的下体和大腿内侧敏感娇嫩的部位使这位女科学家破口痛叫了起来!

    “啊!!!好痛啊!!住手!!住手!!”

    女科学家大声地哭叫着,银针刺到她最娇嫩隐秘的部位,令她感到难以忍受的疼痛和羞辱,几乎又要

    令她昏迷了过去。

    而此时藏在上方的白颖也是心如滴血,她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的这令人咋舌的一幕,心想有朝一日一

    定要将比尔这个混蛋碎尸万段!

    此时比尔终于停了下来,可转而他又突然用手抓住了水树麻衣胸前裸露着的丰满结实的乳房,看着那

    布满鞭痕的红肿娇嫩的肉团,使劲用手捏着狞笑起来。

    “嘿嘿,没想到一个女科学家的奶子竟然这么有弹性,不知道用银针扎进去会怎麽样呢??”

    “呜呜呜……不要、我真的受不了了……”

    水树麻衣绝望地甩着脑袋,被比尔大力地揉捏着自己傲人的胸膛,她感到十分的羞耻和恐惧。

    比尔狞笑着,忽然用另一只手里的银针从女科学家左乳的上端狠狠地扎了下去!锋利尖细的银针残忍

    地穿透了浑圆结实的乳房,一直从肉团的底部穿了出来!

    “呀啊!!!!!”

    水树麻衣睁大了惊恐的眼睛,看着自己娇嫩的乳房竟然被比尔用银针穿透,闪亮的银针尖端带着一滴

    血珠从自己左乳的下部露了出来!她好像发疯了似的在椅子上挣扎起来,不停地大声惨叫起来!

    “嘿嘿嘿嘿!!!!!”

    比尔狞笑着又将一根银针扎进了水树麻衣的乳房里,与刚才那根交叉着一起穿透了女科学家丰满的乳

    房!

    此时的水树麻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事实,自己竟然会遭到如此惨无人道的酷刑!残酷而可怕的

    折磨几乎使她立刻就要发疯了,她大声地惨叫哀嚎着、乞求着,但残忍的比尔却不停地将手里那一把银

    针一根根扎进女科学家的双乳。

    这种奇痛本应该让水树麻衣再次昏迷,可在肾上腺素的激发下,可怜的女科学家只能清醒地看到自己

    惨无人道的酷刑!

    水树麻衣就这样惊恐羞怒地看着十几根一尺来长的银针分别扎进自己的双乳,将两个娇嫩丰满的乳房

    扎成了血淋淋的肉团!她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能像疯了似的不停地哭叫求饶,男人野蛮的酷刑已

    经彻底摧毁了女科学家的抵抗,使她完全地崩溃了。

    “这个杂种!!”

    “麻衣博士,这穿乳大法很过瘾吧?啊?哈哈哈哈哈……”

    比尔将所有的银针都扎进了水树麻衣的双乳,看着女科学家好像刺卫一样的血淋淋的乳房,狞笑着说

    。

    “啊…啊…呜呜呜……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嘿嘿嘿!!麻衣博士,虽然你的奶子不是非常大,但我认

    ?最◤新∷?¨◤╘—?板§?◤

    为女人有奶就是罪啊!哈哈哈哈!!!”

    “我、我、我求求你了……不要在这样对我了……我真的受不了了,呜呜呜呜……”

    水树麻衣微弱地哀求着,她现在甚至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只觉得自己好像要死了一样,意识里一

    片空白。

    “麻衣博士,既然你想跟我玩,那我就跟你玩到底!密码你不是不想说吗?好啊!反正我现在也不想

    知道密码了,今晚老子要玩死你这个臭婊子!!!”

    比尔说后挥了挥手,几个打手就将已经被酷刑折磨得不成人样的水树麻衣从椅子上解下来,将那些银

    针从她血淋淋的双乳上拔出来,然後有用特殊药液涂抹在伤口上,很快鲜血便被止住,可与此同时一股

    奇痒无比的感觉却充斥两团丰乳。

    “你们……你们给我抹了什么东西?啊!!好痒啊!!”

    这股剧烈的瘙痒感让水树麻衣浑身发烫,很快那原本软趴趴的两个乳头竟一下子起了反应,居然突起

    的像两根小肉棍!此时水树麻衣颤抖着身躯抬头仰望着比尔,然而比尔却咧着嘴巴淫笑道。

    “嘿嘿,我的骚货麻衣,现在是不是有点想发骚了?别急啊,马上就满足你!”

    此时还在上方的白颖非常明白,这一定是一种春药,可当她想再次确认的时候,就见刑房的大门打开

    了,此时藏在通风口的白颖跟下方水树麻衣见后,都不约而同的大吃一惊!

    原来从门外走进十几个全身赤裸的健壮男子,这些男子各个被绳捆绑着,等水树麻衣定睛一看,不

    由的她失声放叫了起来。

    “啊呀!!怎么、怎么是你们!??”

    水树麻衣立刻认出了这些赤身裸体的健壮男子,他们都是随着六名科学家前往的护卫!,此时这些护卫浑身赤裸,一个个都被捆绑在了柱子上,而他们身上也是多处伤痕,他们的脸上布满了沮丧与绝望,看来这些小伙子们也是受到了严刑拷打。

    水树麻衣此刻浑身上下还布满了酷刑拷打後的伤痕,而两个丰满的奶子更是在药物的刺激下变的膨胀

    诱人。面对这些熟悉的同事们,此时水树麻衣几乎要羞耻得昏了过去!

    这时两个打手拖着水树麻衣来到了刑房中央的地毯上,将她丢在了比尔的脚下。比尔恶狠狠地看着水

    树麻衣湿淋淋的头发,盯着她充满哀求羞耻的眼睛,与她那颤抖不堪的双乳说道

    “骚货!趴在这里,撅起屁股来!!”

    “不!!我绝不!!”

    水树麻衣原本已经被比尔残忍的酷刑折磨得失去了反抗的意识,但现在知道他要在这些曾经保护自己

    的护卫面前羞辱折磨自己,这种羞耻使水树麻衣感到无法忍受!但她的拒绝刚刚出口,立刻就感到一阵

    皮鞭落在她伤痕累累的双乳上!

    “母狗!!看来你还没玩够啊!??”

    比尔恶狠狠地骂了一句,挥舞着皮鞭劈头盖脸地抽打下来,打得水树麻衣不停惨叫着在地毯上来回翻

    滚。

    “不要!啊!!饶了我吧!!呜呜呜……”

    水树麻衣哭泣着大声哀求,现在她感到自己已经无法再与这个毫无人性的虐待狂对抗了,只有屈辱地

    接受他的命令,哭叫着一边躲避皮鞭的抽打,一边颤抖着赤裸的身体跪伏在了地上,撅起了滚圆丰满、

    布满鞭痕的屁股。

    “嘿嘿嘿……这还差不多,你们看好了!这个贱货再敢反抗,就狠狠打她的奶子!!”

    比尔一边说着,一边将皮鞭交给了旁边的打手,然後走到了像狗一样四肢着地跪伏在地上的水树麻衣

    面前。

    此时水树麻衣趴在地上,她浑身不停地哆嗦着。朝四周被捆在柱子上的那些护卫看了看,见那些男子

    的嘴巴都被堵着,但看到美丽性感的女科学家赤身裸体地趴在地毯上,赤裸着的美妙肉体上布满被拷打

    的伤痕,这些护卫的眼睛里都不免流露出古怪的神色,他们赤裸着的下体也难免出现了变化。

    水树麻衣看到护卫们的样子,感到越发羞辱难当,她轻轻地呻吟着,难堪地闭上了眼睛,不知道比尔

    还要怎样折磨羞辱自己。

    忽然,水树麻衣听见了一阵解开裤子的声音,她偷偷抬起头一看,立刻吓得尖叫起来!

    “呀啊!!!”

    原来站在她面前的比尔已经脱掉了裤子,露出了他胯下那根粗大得惊人的大肉棒!!

    比尔的肉棒大的惊人!就连远在上方的白颖也看的一清二楚,这是一根改造后的肉棒,犹如婴儿胳膊

    粗细,乌黑粗大的肉茎上暴起青筋,那硕大的龟头上也布满了凸出的肉珠,这简直不像是人类的生殖器

    。

    水树麻衣看到比尔胯下那可怕的粗大肉棒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根巨棒使她触目惊心,

    吓得她不禁身上打了一个冷战,而藏在上方的白颖同时也感到吃惊,这还是男性的生殖器吗?

    比尔看到面前的女科学家惊恐羞耻的表情,立刻发出一阵狂笑!

    “哈哈哈!!!怎么啊麻衣博士?吃惊吗?!没想到我会这样吧?哼哼……我这根特殊的肉棒其实是

    为了对付白颖那婊子的,不过现在刚好可以在你身上试试它的威力!”

    此时藏在上方的白颖听后,不禁一震!说要对付自己,那必定有他的手段,看来这是一种种人体改造技术,一定跟金正民与河智秀有关。

    “呀啊!!!不要!!我不要!!!”

    水树麻衣的一声绝望尖叫,让白颖回过神来,她见水树麻衣挣扎着爬起来就要逃,可她身后的比尔却

    狞笑的抓住女科学家的头发,将她狠狠地摔在自己脚下!

    “臭婊子,还想跑?!趴下!好好尝尝我的大肉的滋味!!”

    比尔狂叫着,胯下那根将近一尺长、前端的龟头足有鸡蛋大的乌黑的大家伙几乎要把水树麻衣吓得昏

    了过去,她惊慌失措地尖叫着在地上蜷缩成一团,拼命向後退缩着。

    比尔朝几个打手使了个眼色,几个家伙立刻扑上来,抓住水树麻衣的手脚,将她抬到了一张桌子上死

    死按住。水树麻衣已经被酷刑折磨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只能歇斯底里地尖叫哭泣着,眼看着比尔挺着

    他下身那巨大丑陋无比的肉棒一步步朝着自己逼近过来……

    第四集 完

    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爆裂女警》,方便以后阅读爆裂女警【爆裂女警】第四集:迷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爆裂女警【爆裂女警】第四集:迷惑并对爆裂女警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